藏在币安、Bitfinex和Bitmex背后的那家影子银行

|原作者:DecryptMedia 译者:0x5

|原标题:Crypto Capital 的黑暗历史和币圈江湖地位


有关 Crypto Capital 的暗黑历史,以及它与加密货币圈各个角色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Crypto Capital 与涉及金融犯罪,洗钱,以及数字安全欺诈等机构都有着密切合作,当然,这里面也少不了一些大型加密货币交易所的介入。

Crypto Capital 正在慢慢崛起,大有成为数字加密货币产业「中央银行」的势头。它提供的是加密产业中从端口级的「银行业务」。端口之一是以大型加密货币公司以及交易所为代表,其中包括了币安, Kraken 以及 BitMEX,另外一个端口则是以 QuadrigaCX(现已停业)为代表的一系列涉嫌金融欺诈和洗钱的小公司。

根据纽约州司法部长的透露,Crypto Capital 还为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finex 提供金融服务,截止到 2018 年年底,它为该交易所的客户及客户基金管理着超过 10 亿美金的巨额财富。

在本周二,两个据报道是与 Crypto Capital 有关的人员,被起诉与洗钱交易有关。联邦政府工作人员对外表示:此二人为一些加密货币公司提供银行服务,这其中就涉及了一家名叫 Global Trading Solutions LLC 公司,这家公司已经被确认是 Crypto Capital 所拥有的诸多壳公司中的一家。拥有者虽然是 Crypto Capital,但使用者则是 Bitfinex 交易所。这种特殊的「银行服务」按照检方的形容便是:「运作了一家影子银行,代表海量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提供监管之外的金融交易服务,涉及到的金额高达数亿美金。」

起诉书上还写道:「Crypto Capital,这家逃离监管的巴拿马公司多年以来给世界各地加密货币公司提供银行服务,没有任何的正式执照。」

Crypto Capital 是从何而来?幕后操盘者究竟是谁?

最开始的故事:

有关 Crypto Capital 的最初的理念设想,见于六年前 Reddit 上的一个帖子,作者是 Bitfan2013。根据开源金融基础架构公司 Braveno 的 CEO Mathias Grønnebæk 的介绍:去年的时候,Grønnebæk 已经深深着迷于这家神秘的公司,并且开始了一系列的调查。

Grønnebæk 说道:调查的第一条线索出现在 2013 年 5 月份 Reddit 上一个名叫 Bitfan2013 的帖子上。这个隐藏在网络背后的神秘网友声称自己(以及他的家人)在四家中小型银行中占有董事会席位,然后他提出自己的设想:比特币用户们,矿工们,交易员们,程序员们,大家是时候行动起来了!应该从无到有的建立一个真正的,具有权威性的银行了!这家银行就是专门为加密货币而设。

这篇文章甚至还提出了更加具体的选址方案:巴拿马。这个地方是离岸公司的避税天堂。

这个帖子发出的一个月后,Crypto Capital(当时名字是 Crypto Financial)成立,注册地就是巴拿马。8 月,它开启了 IPO 进程,通过同样位于巴拿马的金融服务公司 Havelock Investments,募资 30,000 个比特币(约 30 万美元)。

Havelock 专门处理与比特币有关的 IPO,并且自己还在比特币交易所 MPEx 提供股份出售的基金项目,该项目直接对接 Erik Voorhee 的 Satoshi Dice 网站,这是加密圈子中人气非常旺的以比特币为主的赌博网站。

在此之后,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认定 Satoshi Dice 是未经注册的证券发行公司,而 Voohees 也为此缴纳了 35,000 美金的罚款,并且承诺在未来的五年内再也不涉足证券交易业务。

Havelock Investments 同样也为比特币初创公司「Neo and Bee」运作 IPO,而在 2014 年,塞浦路斯警方对该公司展开涉嫌商业欺诈的调查。该公司创始人 Danny Brewster 逃走了,据说当时卷走了 140 个比特币,并且之后也未再被起诉。

Havelock Investments 在 2015 年的 10 月份还宣布:另外一家同样是 Voorhees 创办的初创公司: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apult 已经与 Crypto Capital 进行了合并,此举也意味着 Havelock Investments 的触角一直在生长,一直在跟金融领域的服务商们保持着合作关系。

在接受 Decrypt 媒体的独家采访中,Voorhees 表示:大概六年前的巴拿马,他曾经面见了 Crpto Capital 六个关键角色中的一位。他还说:如果不是 Coinapult 交易所跟 Crypto Capital 进行合作,他说不定都不知道 Cryoto Capital,更别提这样的见面。他同样还表示:他跟 Havelock Investments 没有任何的关系。

Crypto Capital 之后被一家瑞士公司 Global Trade Solutions 收购了,Global Trade Solutions 一开始只是一家管理咨询公司。在 2018 年的 11 月,该公司的注册文件上出现了一位「代理董事」,这个挂名负责人往往是被雇来代表一家壳公司的,这个人就是 Ivan Manuel Molina Lee。在接下来的文章中,我们会经常看到此人的名字出现。

填补了银行服务的空白

在逐渐升温的加密货币世界中,Cryoto Capital 满足了某个特殊的诉求:当传统银行都像躲避瘟疫一样的躲避加密货币公司的时候,它为加密货币公司提供银行服务。很快,它声名鹊起,尽管在它的网站上没有任何具体的注册地址,完全匿名,但是在加密货币世界中已经远近闻名。更关键的是:不仅仅是灰色地带的加密公司,或者欺诈者等不法之徒成为了它的用户,大量具有良好声誉的公司同样也在上面注册成为其用户。

就比如说:旧金山的交易所 Kraken 就非常有名,备受大家信赖,但是它也在使用 Crypto Capital。但该交易所的首席品牌官 Christina Lee 在接受 Decrypt 独家采访中表示:在 2017 年年初他们已经与其中断关系。同样的,币安交易所的 CFO Wei Zhou 也在接受 Decrypt 采访时说:他的交易所也曾经在一段时间内使用过 Crypto Capital 的银行服务。

Bitfinex 的首席顾问 Stuart Hoegner 回应纽约总检察长发起的涉及 Bitfinex 的调查时这么回应道:「在加密行业发展的过程中,大量虚拟货币交易所和公司在如何识别和维护传统银行业务关系的时候,遭遇到了挑战。而它的出现,确确实实满足了大家的需求,站稳了脚跟。」

但 Crypto Capital 也确确实实地出现在了加密世界最肮脏的角落中,至少涉及了一起重大的丑闻事件中。

加拿大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QuadrigaCX 如今已经是臭名昭著了,它就曾经是 Crypto Capital 的最有价值客户。到现在你还可以在 Crypto Capital 网站的名单上找到这家公司。曾经,在该公司的 CEO 神秘死亡之后,这家加拿大的交易所关门停业。根据之前的聊天记录,该交易所就是在用 Crypto Capital 管理客户的钱财。

Crypto Capital 的幕后操盘者

Crypto Capital 的幕后操盘者将自己隐藏的很深,真实身份保护的很好。在它的网站上,你看不到任何一个团队成员的名字,更别说想搞清楚是谁在实际运营这家公司。任何想要找出蛛丝马迹的人,到最后都走进了死胡同,他们只能得出一个事实:这家公司的运营者是一个挂名董事:Ivan Manuel Molina Lee。

在纽约总检察长的起诉文件中,包含了一份聊天记录,来自于 Bitfinex 的代表 Merlin 和 Crypto Capital 的代表 Oz 的。Voorhees 也在 Decrypt 采访时表示:他确实在 6 年前的时候见过 Oz,但是他想不起来这个人的姓是什么,或者更多详细的私人信息。

让 Oz 这个神秘人物的信息更让人感兴趣的是另外一条线索。这个信源曾经跟 Crypto Capital 合作过,如今要求隐去自己的身份,他爆料给 Decrypt,这个 OZ 其实就是 Ozzie Joseph,发音本身跟 Oz Yosef 很像。他是巴拿马一家壳公司 OZ49 Corportation 的董事。同样在这家公司董事名单上的还有那个我们熟悉的 Crypto Capital 的挂名董事:Ivan Manuel Molina Lee。

据传是 Oz Yosef 本人图片

Crypto Capital 的麻烦

Crypto Capital 的运作方式其实非常简单。建立一个壳公司,获得一个银行账户,直到这个账户被封,然后再去搞另外一个账户。Bitfinex 的首席策略官 Phil Potter 将这个做法形容为「比特币圈子里面人人都知道的『猫鼠游戏』。」

一个一直奏效的策略,直到它失效的那一天到来。

事实上,Crypto Capital 一直与从事洗钱业务的公司有染。就比如说:

自 2015 年的 5 月开始,比特币交易所 Safello 利用 Crypto Capital 从事洗钱业务。根据 CEO Frank Schuil 的介绍:在 2017 年的年末,他们中断其业务,因其 Crypto Capital 的反馈速度太慢,以及与日俱下的服务质量。

而且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多个论坛,网站上都爆出 Crypto Capital 上面提现困难,Crypto Capital 深陷到这些负面新闻当中。

就在最近,QuadrigaCX 的前首席架构师 Alex Hanin 就谴责他的交易所在 Crypto Capital 的提现问题。他说其中一笔资金被冻结在了 Crypto Capital 的台湾账户上。到底这笔钱是否解冻,到现在也没有个说法。

而在上周的纽约总检察长的起诉书中,据称 Bitfinex 的母公司 iFinex 在账务上也存在一个隐形的财务黑洞,高达 8 亿 5 千万美金。这笔钱同样也是被 Crypto Capital 扣留。之后,Bitfinex 否认了 Crypto Capital 拿过这笔钱,并且表示其实这些钱都是被美国政府以及其他相关的机构部门扣押住了。

就在总检察长宣布了针对 iFinex 以及事涉 Crypto Capital 种种问题的调查后,纽约南区也发起了针对 Crypto Capital 背后两名嫌疑人的起诉。看起来,这一切仅仅是个开始。加密行业的欣欣向荣其实就是维系于诸如 Crypto Capital 这样的公司提供的基础性服务商。而如今,这些曾经扮演「基石」的金融服务,在一轮又一轮的阴云来袭中,显得摇摇欲坠。


USDT最后一击:存款银行和律所关系终曝光!

译者:0x4

作者:Medium-Bennett Tomlin


USDT 的戏又更新了!

背景知识:Tether,又称 USDT,是由 Tether 公司发行的、基于区块链和 Omni Layer 协议之上的一个加密货币。它的特殊性在于它的创始者声称 Tether 在现实中永远等值于一美元,这种价格的稳定性源于 Tether 公司自称每一个发行的 Tether 在他们的银行里都会有相对应的一美金的储备金,从而保证 Tether 和美金之间的流动性。

目前在币圈中有一种理论认 Tether 币曾被用来在 2017 年中推动比特币大幅涨价。

USDT 的母公司 Tether 声称公司的一切都是透明的,且相关储备账户定期接受审计。过去他们可能确实是这么做的,现在虽然也是如此承诺,却没有兑现。

该公司不久之前解雇了最后一名审计人员之后,公司对外宣称:「鉴于弗里德曼对于 Tether 相对简单的业务结构的资产负债表采用了极其繁琐的审计程序,很显然仅一名审计人员是无法在合理的时间范围内完成这项审计工作的。」

我(原作者)不知道各位对这个开除的理由看法如何,但是这听上去似乎确实有一帮审计人员在努力地对 Tether 进行审计,只是能不能完成还未可知。

好了,审计的问题暂且放在一边,再来看看 USDT 与比特币价格飙升是如何产生了联系。我从 Bitfinex’ed 处获知了 Bitfinex 交易平台可能利用 Tether 操纵比特币价格的这一观点(点击查看相关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文章),现在这一观点也得到了研究论文的支持,有几位教授发表的论文指出 USDT 的发行是用来满足人为增加的需求,而不是一个自然发生的过程。

当然这篇论文也受到了一些批评,批评者指出该论文使用的方法只能得出相关性不能得出因果关系,而且它也没有经过同行评议。不过这篇论文的发布确实增加了 Bitfinex 的公众压力,Tether 也开始行动起来为自己澄清。

一纸空文的 Tether 透明度报告

一环扣一环,现在再让我们来看看 Tether 的透明度报告吧。Freeh, Sporkin and Sullivan(简称 FSS)律师事务所发布了一份透明度调查报告,意在表明 Tether 公司确实有资金支持目前正在流通的 USDT 。

这份报告的内容可是相当「有趣」了,就让我来带大家好好品一品。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撰写过相关解读,请点击这里查看《请「不干净」律所给自己背书,USDT 越描越黑》

这个报告基本上证明了截止 6 月 1 日 Tether 的银行账户中(注意了,该公司有两个银行账户)是有足够的资金储备支持流通中的币。然而这份报告中还有一些有意思的细节,让我们好好挖掘一下。

FSS 并非一家会计事务所,对于报告上述观点没有使用公认的会计准则进行确认和审查。

虽然不是什么好消息,但是一点也不意外。



上述对于银行账户以及 Tether 公司资产负债表的确认不能被当成审计结果看待,这些结论也不是经由现行公认的审计标准所得出。

很显然这并不是一份审计报告,真是令人吃惊,这报告几乎对我们毫无价值。

FSS 律师所做出的上述报告目的不是提供保证,并且报告中的陈述仅针对 2018 年 6 月 1 日这一天的情况。FSS 没有根据该日期之前或之后发生的活动得出任何结论。

就在这一条里,他们承认了没有方式可以证明 Tether 币的储备一直是充足的。

FSS 没有根据任何可参照的法律以及相关规定针对 Tether 的合法性与合规性得出任何结论。

好了,这让我们都知道了 Tether 也许依然可以用于洗钱。

我们律师所的合伙人尤金·沙利文(Eugene.R.Sullivan)是 Tether 其中之一开户行的顾问。正因为此种联系,本律师所与 Tether 进行了合作。此外,该公司与银行的关系使下列审查得以及时和全面地展开,确保在这一过程中没有忽略任何有关的资料。

等等,这是什么鬼? !

没错,Tether 所用的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是 Tether 其中一个开户银行的顾问,看来是时候弄清楚这是哪家银行了。

我不是专业律师, 但看到这里总感觉怪怪的, 这两者好像存在一个利益冲突吧,让人不禁对整个报告都产生怀疑。

USDT 存放现金的银行真相大挖掘

继续深入挖掘,现在要解决的问题是弄清楚尤金·沙利文(Eugene Sullivan)到底是哪家银行的顾问。

我们好几个人在谷歌上挖地三尺,试图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我甚至花了几个小时翻看此前爆出的巴拿马文件,希望能找到其中联系,但是依然一无所获。直到 @eastmother 在推特上告诉我:

当您查看这个页面的缓存版本时,你可以看到尤金·沙利文(Eugene Sullivan)是波多黎各 Noble 银行的顾问

这些信息很有价值。首先,他们删除了这个页面并试图隐藏它,这其中就透着一丝阴谋。其次,它也有助于证实 Bitfinex‘ed 的研究,波多黎各的 Nobel 银行很有可能是 Tether 基金的管理者。

Bitfinex’ed 似乎也暗示了 Tether 公司的储备金很有可能在该银行的存款总额中占了很大的比例。依我来看,如果对 Tether 账户过度审查很可能对 Nobel 银行本身是不利的,他们似乎已经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

Nobel 银行不是一个普通的银行,它是一家全储备银行,这意味着他们不像大多数银行那样实行部分准备金制度,他们实际上保留了储户所存入现金的所有准备金额度。

权储备银行指的是,如果你往银行账户里存入 100 万美元,那么全储备银行的保险库里就需要有同等的 100 万美元。

注意了,重点来了,全储备银行通常不提供利率,因为他们负担不起,同时他们也不把钱借出去,因此也无法从贷款利息中赚到钱

我们团队中有几个人试图联系 Nobel 银行,但还未能弄清楚该银行是否支付储户利息。Nobel 银行到底付不付利息也是一个关键的问题,它直接将我们引入了下一个部分。

Tether 公司的商业模式与盈利模式

请记住,Tether 的开户行很可能是不付利息的,带着这个信息我们去看看 Tether 是如何解释自己的挣钱途径的。

在 Tether 的白皮书中明明白白写着他们是通过银行账户里的存款利息以及收取用户 10 个点的转账手续费(Bitfinex 是他们唯一的用户)赚钱。

那么现在假设 Tether 有很大一部分资产都存在 Nobel 银行,一个不支付存款利息的全储备银行,那么 Tether 口口声声所说的「银行利息」的唯一来源就是第二个银行账户以及 10 个点的转账手续费。

这就引出了两个问题,首先,即使真的有每笔 10 个点的转账手续费存在,依然不足以让该公司盈利。那么想要弄清楚 Tether 是如何盈利的剩下的问题就是找出该公司第二家开户行,并且看看这家银行提供的存款利率是不是真的足以让 Tether 赚钱。

假设我们猜想的是正确的,Tether 的大部分资产存储在不支付利息的 Nobel 银行,那么 Tether 在第二家开户行可能的存款应该是 6 亿美元。

即使我们以 2% 年利率来算,Tether 一个月可以获得 100 万美元利息,这看上去依然不可能足够去维持 Tether 公司这种规模实体的运营,不过我也有可能是算错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有一点很重要的是记住 Tether 依然是一家需要考虑如何赚钱的公司,所以关注他们的盈利模式也是一个关键点。

围绕布罗克·皮尔斯(Brock Pierce)展开的关系网

现在就让我们来挖出 Tether 这家公司真正的诡异之处吧。布罗克·皮尔斯 (Brock Pierce) 就是其中一个奇怪角色,他在加密货币圈子里也是行事诡异。

布罗克·皮尔斯是 Tether 公司的创始人之一,但后来 (据他自己说) 已经不在 Tether 公司担任职位。除此之外,他还是 Noble Markets 的联合创始人,该公司是 Noble 国际银行的实际控制人。

好了,我们来捋一捋这诡异的关系网:Tether 公司的一位创始人同时也是他们开户行的创始人,该银行的一位顾问同时也是签署了 Tether 公司透明度备忘录的律师之一。

在这错综复杂的关系之中我们可以看到严重的利益冲突,这使人不得不对于这些关系的性质产生质疑。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在布罗克·皮尔斯的个人历史简介中,他一直对于自己与这些公司和银行的复杂关系避而不谈。

此外,你对布洛克·皮尔斯的事迹了解得越多,你就越能认识到他是加密货币世界中最糟糕的那一部分的化身。

今年 3 月他在一次采访中向外界宣称:

「我根本不在乎钱,如果我需要钱只要发个币就行了。」

要记住,这可是 Tether 的创始人呢,多可怕,希望当时他搞出 Tether 币的时候不仅仅是因为缺钱。

MTGOX 也在这张隐秘大网中

如果再进一步探究这个错综复杂的关系网,我们就会开始进入整个怪奇故事的深处。也就是说上述这些相同的玩家也同样和 MTGOX 交易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 MTGOX 交易所受到黑客攻击而破产之后,有几位人士开始想要帮助那些在这次黑客攻击中损失惨重的人恢复元气。

现在我们知道了有一个名为 Sunlot Holdings 的组织提出了一个振兴计划,布洛克·皮尔斯以及约翰·贝茨 (John Betts) 都是这家公司的合伙人,而约翰·贝茨同时还是 Noble Markets 公司的 CEO,我们在上文中已经提过,就是这家公司实际控制了 Noble 国际银行。

此外,Sunlot Holdings 公司的法律顾问是 Louis Freeh, 他也是为 Tether 出具了备忘录报告的那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之一

仅看这些公司与人物乱成一团麻的关系我们当然不能就说人家是犯罪,但是这表明了这些人之间存在的复杂关系至少可以追溯到 2014 年。参与者之间的关系越是复杂紧密,我们就越有理由担心他们拥有相同的动机去保住 Tether 的命。

抽丝剥茧,理出一张大网

上图显示了本文所涉及人物组成的整个关系网络。正如你所看到的一样,所有的这些人都紧紧地纠缠在一起,因此我们认为信任 FSS 律师所为 Tether 出具的透明度备忘录报告真的很不可靠。

关联公司博华太平洋也在网中

该部分内容也在这篇文章中有详细解释:《请「不干净」律所给自己背书,USDT 越描越黑》

在我们对 Freeh, Sporkin 以及 Sullivan 这三人继续深挖的时候,发现了更多宝藏:Eugene Sullivan 以顾问的角色出现在了 Tether 的备忘录报告中,然而我们发现他和一家名为博华太平洋的赌场也有关联。

直到最近,Eugene Sullivan 还是这家赌场的顾问委员会的一员。为什么我们对 Sullivan 的这个身份如此感兴趣呢?因为博华太平洋一直以来因贪污腐败、洗钱、人口贩卖而臭名昭著。

Freeh 也曾经与这家赌场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这其中的深意就很让人不安了,哪些人会愿意与这些不在乎自己声名狼藉的律师混在一起呢?想想都觉得可怕。

FFS 律师所的其他黑暗面

FFS 这家律师所实际上还有不少这样见不得人的事迹。尤金·苏利文此前曾经试图利用自己的前法官职位去谋取利益,并且因此受罚。这些律师还曾经为乌克兰的寡头政治家辩护。

关于 Freeh 的争议也不少,不少人批评他在担任联邦调查局局长期间所做的工作,包括他是如何在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性侵案这个极其重要的案件中一手遮天。

菲·波特出走 Bitfinex

现在这潭水是越搅越浑了,身处其中的每一个人承受的压力似乎都已经达到了顶点,Bitfinex 的首席战略官菲尔·波特(Phil Potter)干脆抽身辞职

菲尔·波特在这个节点出走无异于雪上加霜,因为 Bitfinex 与 Tether 本来就已经处在不断提升的公众压力之下。

菲尔声称自己之所以离职是因为 Tether 对于美国的关注越来越少,但是在我来看这是个不合格的借口, Tether 的银行业务以及大部分交易量仍然在美国。

此外,我们获得消息美联储正在调查 Bitfinex 与 Tether,也许这才是菲尔离职的真正原因:及时脱身保全自己。

还有一点不得不提,就在菲尔离职的消息发布之前没几天,针对 Tether 的最近一次抛售也开始了。这让人不得不怀疑是否有人利用这些内幕消息进行交易,这是我们需要搞清楚的。

不过我也要澄清一下,我于上述推测我们并没有十足的证据,只不过在这个时间点上发生的事情确实太奇怪了。

围绕 Noble 银行展开的人际网络

发散的太远了,我们暂时先回到 Noble 银行的这条线索上,因为在这里面还有些奇怪的联系我不能完全解释清楚。

我在 Twitter 上得到了另一个线索

我们在 Noble 的谷歌分析账户 ID 名下发现了一些相关联的网站,其中就包括了 Blockchain Capital,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布洛克·皮尔斯曾经也参与该风险投资基金。这种很容易被忽略的小细节难道不是很有意思吗?

还有其他一些「区块链」的网页也关联到了 Noble 网站,包括区块链联盟(Blockchain Alliance),bloq,芝加哥区块链中心(Chicago Blockchain Center),数字商业商会(the Chamber of Digital Commerce),Dunvegan Space Systems(运用于空间技术的区块链),丝绸之路实业(Silk Road Equity)

现在我想说的是,我并不认为上述所有这些网站或者公司都是相互联系的,因为它们也可能是使用了一些相同的模板设计类网站比如 Neu Entity,这就是为什么它们共享了一些东西。

结论

综上所述,我们很难说 USDT 和 Bitfinex 值得信赖

他们给出的透明度报告实际上恰恰揭露了在这些公司之中牵扯的盘根错节的关系,发现这些隐秘关系的存在让我对于加密货币市场更加畏惧了。

布罗克·皮尔斯很可能仍然与 Tether 保有实质性的关系,他正在利用自己的关系网络,经由与自己有关联的银行去帮助 Tether 维持银行业务,甚至 Tether 公司请来的律师都曾与布洛克有过广泛的合作。

菲尔·波特是 Bitfinex 第一个离开的高管,但他绝不会是最后一个,我预计 Tether、Bitfinex 的 CEO 詹卡洛(Giancarlo)就会是下一个离职的人。

等到詹卡洛离职时,我建议读者对于这犹如纸牌屋连续剧一样错综复杂的加密货币市场保持距离。

*注: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认为我们已经将 USDT、Bitfinex 的故事讲的足够详细和清楚了,未来如果没有出现大的事情和真相需要披露,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将不再发布和 USDT 有关的内容。麻烦各位参加下面的投票,向我们告知你们的真实想法,谢谢!


– END –

(下面更多精彩文章)

撕裂中的中国币圈

3月7日这一夜,黑客耍了所有人

小交易所的生死抉择:艰难前行,或者狼狈为奸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区块律动BlockBeats

现货交易新套路:引入泰达币规避监管

 

   来源:中国经营报

长期以来,“头寸”与“客诉”一直是硬币的两面。“现货大军”钟情于吃头寸赚快钱,但对客诉引发的民事纠纷乃至刑事案件则避之不及。如今,他们似乎找到了一条既可以维持原来的交易模式,又可以规避法律风险的路径。

近日,一家名为“OKUEX”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上线。这家平台提供包括比特币(BTC)、比特现金(BCH)在内的多个虚拟货币标准化合约交易。其不接受任何法币作为交易结算单位,所有交易均以泰达币(USDT)结算。值得注意的是,该平台人士表示,可以提供“最高全额90%头寸返佣”,且“不用承担任何法律风险”。因为国内相关案件判例显示,由于虚拟货币“不是有效价值货币”,客户需“自行承担损失”。

对此,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表示,平台作为非法交易的组织者,在民事行为当中必然对投资者资金构成侵权,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赔偿责任,因此在“民事上仍然具备可诉性”。


代币“价值”新发现

“很多做大宗的客户对我们还是很认可的。这一块的话,如果你的客户去维权,警察是没办法去查到的。平常做业务的时候,如果出了问题,你们就直接推给平台,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对你们来说,越隐蔽越好。代理商尽量不要暴露。下半年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平台转型做这块,我们还算起步比较早的。”上述OKUEX位于国内的招商人士这样告诉记者。

据该招商人士提供的材料,OKUEX是一家位于新加坡,接受“瓦努阿图金融服务委员会(VFSC)监管,持证从事期指类、商品类、股票类和虚拟货币类差价合约(金融衍生品类)交易服务”的平台。该平台目前以8种虚拟货币作为交易标的,分别是比特币(BTC)、比特现金(BCH)、以太坊(ETH)、以太经典(ETC)、莱特币(LTC)、柚子币(EOS)、达世币(DASH)和大零币(ZEC)。


上述交易标的的报价、交易、结算均以一种名为“泰达币(USDT)”的虚拟货币作为单位。交易标的的最小价格变动单位是0.01USDT,保证金比例为合约总价值的2%,交易时间为365天×24小时,交易模式为双向“T+0”。平台收取一定比例的手续费和报价点差。

所谓“泰达币”,是一种被视作“波动剧烈的加密货币市场中良好的保值代币”。泰达币由Tether公司推出。Tether公司承诺,每发行一个泰达币,就会在银行账户中存入1美元。用户可以在 Tether 平台进行资金查询。一位区块链虚拟货币从业者告诉记者,把泰达币“视作美元即可”,“泰达币不会涨也不会跌,走势基本与美元一致”;由于这种特性,泰达币在虚拟货币交易中扮演着支付工具的角色,“大多数币都需要用USDT买”。

截止到2018年6月27日,APP金色财经显示,泰达币的售价为6.57元人民币;APP币世界的报价则是6.4361元。而据万德资讯,当天美元兑离岸人民币汇率为6.6070。OKUEX平台提供报价显示,泰达币买价为6.73元,卖价为6.7元。

与一般的交易软件不同,除了交易标的的买卖以外,OKUEX还有一个名为“C2C”的功能模块,提供两名投资者之间围绕泰达币的撮合交易。OKUEX宣称“拥有独立的在线数字钱包服务器系统及离线冷钱包系统,为所有交易用户及代理商提供便捷、安全、有效的账户划转、结算等服务”。

上述招商人士称,OKUEX的盈利模式与之前的现货大宗商品交易所“完全一致”,该平台提供两种代理方式,一种是缴纳2万泰达币保证金后返还90%“头寸”,日结;第二种是不缴纳保证金,返还70%“头寸”,周结。

他所说的“头寸”,在现货行业中具有特殊含义,一般指的就是客户的投资本金。常见说法还有“红利”“吃头寸”等。在部分采用分散式柜台交易的现货交易所中,会员单位以做市商的身份充当所有投资人的交易对手,“本质上是会员与客户对赌,客户亏损即为会员盈利”。一直以来,“吃头寸”是现货行业被人诟病最多的地方,同时也被认为是造成此轮清理整顿工作的源头。但由于来钱极快,“吃头寸”又是现货从业者最难以“割舍”的盈利模式。


无惧维权?

OKUEX拒绝所有法币作为交易结算单位,仅接受泰达币作为唯一的支付工具,甚至给各级代理的返佣头寸都以泰达币支付。上述招商人士透露,之所以这么安排,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数字货币的去中心化技术使得资金流向无法被追溯,“警察是没办法去查的”;另一个原因则是国内已有虚拟货币投资纠纷案件的判例显示,部分法院裁定虚拟货币“不是有效价值货币”,客户需自行承担损失。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7年11月,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曾就一起围绕“蒂克币”的投资纠纷案进行了判决(案卷号:2017苏0115民初15868号)。2017年2月,原告薛某某向包某某支付人民币42720元,委托包某某男友曹某某投资购买蒂克币。2017年7月,曹某某向原告返还9975元,称该笔资金为投资收益,但之后再未返还任何收益。蒂克币交易平台无法登录后,薛某某将包某某告上法庭。

江宁法院援引《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等监管文件认为:“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蒂克币是一种类似于比特币的网络虚拟货币,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发布的通知、公告,虚拟货币不是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和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货币。从性质上看,蒂克币应当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公民投资和交易蒂克币这种不合法物的行为虽系个人自由,但不能受到法律的保护”。

据此,江宁法院裁定,原告与被告构成合同关系,但原告委托被告投资和交易蒂克币的行为在我国不受法律保护,其行为造成的后果应当由原告自行承担。故对原告要求被告返还购买蒂克币资金42720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对于上述裁决,王德怡认为,该案件的起诉对象仅仅是受委托人,而非交易平台的控制人。由于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不与其他交易市场进行交流,交易资金实际上最终流向于平台的实际控制人,交易价格容易被人为操控,因此平台实际经营者涉嫌非法经营罪或诈骗罪。从刑事角度上看,平台经营者仍然需要对投资者的损失承担责任。

“尽管平台可能位于境外,但交易资金要从境内转出,在境内一定有代理机构。根据《刑法》第六条规定,犯罪的行为或者结果有一项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的,就认为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犯罪,我国的公安机关就有管辖权,因此在民事上仍然具备可诉性。”王德怡最后说。


灰色金融没有出路

灰色金融交易者的空间正在变得逼仄。

涉嫌违规展业的大宗商品、微盘、邮币卡、艺术品、外汇、“资产包”、场外期权、场外配资、外盘期货等无一不被切断支付端口。轻者停业整顿,重者身陷囹圄。事实上,除了伪装成电商的资产证券化平台、虚拟货币以及境外平台外,中国大陆几乎已没有灰色金融从业者的生存空间。而上述领域之所以尚能苟且,部分源于公安警力限制,部分则没有形成足以引起监管重视的规模。

犹记得,“回头看”工作伊始,各大招商群运作方以“返头寸”作为卖点,咨询者也张口先问“头寸”。交易规则是否相似,硬件门槛是否够低,头寸与佣金是否日返,保证金是否预缴?起初,平台尚能与代理就上述问题讨价还价,但很快就失去了议价能力。

整顿开始之后,灰色金融特殊的高利润亦显著下降,原本从其他行业吸引过来的从业者纷纷返回了本来的行业。笔者相识的某些业内人士现已从事技术工作,某大宗商品从业者卖起了保险。

而几乎每一个新“项目”上线招商,都会宣称自己“完全合规合法”,甚至要做“行业的颠覆者”。西南地区某大宗商品交易所、华北地区某文交所、华东地区某资产包平台莫不如是,而如今“眼见他楼塌了”。

漠视规则,心存侥幸,则是这个行业的第二大特点。尽管使用着相同的游戏规则,但从业者们总以为自己能通过“微调”一些事情改变命运,微调的对象无外乎是商品交割、交易对冲至国际市场,或消费返点补偿客户。旧“项目”消亡,被新“项目”视作开始,友商被捕,被视作商机接收代理,甚至“黑名单”“白名单”也成为不同平台攻击对手的资本。

留下来的人至今没有意识到,在一场雪崩面前,一个人跑得比另一个人快丝毫没有意义。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和讯现货

币圈太乱!从“洗钱神器”到现货交易——泰达币藏猫腻

这是《中国经营报》为您分享的第656篇原创文章;我们只发有态度,有干货
的原创。

本文大概:3353字

阅读需要:9分钟

长期以来,“头寸”与“客诉”一直是硬币的两面。“现货大军”钟情于吃头寸赚快钱,但对客诉引发的民事纠纷乃至刑事案件则避之不及。如今,他们似乎找到了一条既可以维持原来的交易模式,又可以规避法律风险的路径。

近日,一家名为“OKUEX”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上线。这家平台提供包括比特币(BTC)、比特现金(BCH)在内的多个虚拟货币标准化合约交易。其不接受任何法币作为交易结算单位,所有交易均以泰达币(USDT)结算。值得注意的是,该平台人士表示,可以提供“最高全额90%头寸返佣”,且“不用承担任何法律风险”。因为国内相关案件判例显示,由于虚拟货币“不是有效价值货币”,客户需“自行承担损失”。

对此,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表示,平台作为非法交易的组织者,在民事行为当中必然对投资者资金构成侵权,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赔偿责任,因此在“民事上仍然具备可诉性”

代币“价值”新发现

“很多做大宗的客户对我们还是很认可的。这一块的话,如果你的客户去维权,警察是没办法去查到的。平常做业务的时候,如果出了问题,你们就直接推给平台,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对你们来说,越隐蔽越好。代理商尽量不要暴露。下半年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平台转型做这块,我们还算起步比较早的。”上述OKUEX位于国内的招商人士这样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据该招商人士提供的材料,OKUEX是一家位于新加坡,接受“瓦努阿图金融服务委员会(VFSC)监管,持证从事期指类、商品类、股票类和虚拟货币类差价合约(金融衍生品类)交易服务”的平台。该平台目前以8种虚拟货币作为交易标的,分别是比特币(BTC)、比特现金(BCH)、以太坊(ETH)、以太经典(ETC)、莱特币(LTC)、柚子币(EOS)、达世币(DASH)和大零币(ZEC)。

上述交易标的的报价、交易、结算均以一种名为“泰达币(USDT)”的虚拟货币作为单位。交易标的的最小价格变动单位是0.01USDT,保证金比例为合约总价值的2%,交易时间为365天×24小时,交易模式为双向“T+0”。平台收取一定比例的手续费和报价点差。

所谓“泰达币”,是一种被视作“波动剧烈的加密货币市场中良好的保值代币”。泰达币由Tether公司推出。Tether公司承诺,每发行一个泰达币,就会在银行账户中存入1美元。用户可以在 Tether 平台进行资金查询。一位区块链虚拟货币从业者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把泰达币“视作美元即可”,“泰达币不会涨也不会跌,走势基本与美元一致”;由于这种特性,泰达币在虚拟货币交易中扮演着支付工具的角色,“大多数币都需要用USDT买”。

截止到2018年6月27日,APP金色财经显示,泰达币的售价为6.57元人民币;APP币世界的报价则是6.4361元。而据万德资讯,当天美元兑离岸人民币汇率为6.6070。OKUEX平台提供报价显示,泰达币买价为6.73元,卖价为6.7元。

与一般的交易软件不同,除了交易标的的买卖以外,OKUEX还有一个名为“C2C”的功能模块,提供两名投资者之间围绕泰达币的撮合交易。OKUEX宣称“拥有独立的在线数字钱包服务器系统及离线冷钱包系统,为所有交易用户及代理商提供便捷、安全、有效的账户划转、结算等服务”。

上述招商人士称,OKUEX的盈利模式与之前的现货大宗商品交易所“完全一致”,该平台提供两种代理方式:

  1. 缴纳2万泰达币保证金后返还90%“头寸”日结;

  2. 不缴纳保证金,返还70%“头寸”周结。

他所说的“头寸”,在现货行业中具有特殊含义,一般指的就是客户的投资本金。常见说法还有“红利”“吃头寸”等。在部分采用分散式柜台交易的现货交易所中,会员单位以做市商的身份充当所有投资人的交易对手,“本质上是会员与客户对赌,客户亏损即为会员盈利”。一直以来,“吃头寸”是现货行业被人诟病最多的地方,同时也被认为是造成此轮清理整顿工作的源头。但由于来钱极快,“吃头寸”又是现货从业者最难以“割舍”的盈利模式。

无惧维权?


OKUEX拒绝所有法币作为交易结算单位,仅接受泰达币作为唯一的支付工具,甚至给各级代理的返佣头寸都以泰达币支付。上述招商人士透露,之所以这么安排,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数字货币的去中心化技术使得资金流向无法被追溯,“警察是没办法去查的”;另一个原因则是国内已有虚拟货币投资纠纷案件的判例显示,部分法院裁定虚拟货币“不是有效价值货币”,客户需自行承担损失。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7年11月,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曾就一起围绕“蒂克币”的投资纠纷案进行了判决(案卷号:2017苏0115民初15868号)。2017年2月,原告薛某某向包某某支付人民币42720元,委托包某某男友曹某某投资购买蒂克币。2017年7月,曹某某向原告返还9975元,称该笔资金为投资收益,但之后再未返还任何收益。蒂克币交易平台无法登录后,薛某某将包某某告上法庭。

江宁法院援引《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等监管文件认为:“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蒂克币是一种类似于比特币的网络虚拟货币,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发布的通知、公告,虚拟货币不是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和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货币。从性质上看,蒂克币应当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公民投资和交易蒂克币这种不合法物的行为虽系个人自由,但不能受到法律的保护”。

据此,江宁法院裁定,原告与被告构成合同关系,但原告委托被告投资和交易蒂克币的行为在我国不受法律保护,其行为造成的后果应当由原告自行承担。故对原告要求被告返还购买蒂克币资金42720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对于上述裁决,王德怡认为,该案件的起诉对象仅仅是受委托人,而非交易平台的控制人。由于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不与其他交易市场进行交流,交易资金实际上最终流向于平台的实际控制人,交易价格容易被人为操控,因此平台实际经营者涉嫌非法经营罪或诈骗罪。从刑事角度上看,平台经营者仍然需要对投资者的损失承担责任。


“尽管平台可能位于境外,但交易资金要从境内转出,在境内一定有代理机构。根据《刑法》第六条规定,犯罪的行为或者结果有一项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的,就认为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犯罪,我国的公安机关就有管辖权,因此在民事上仍然具备可诉性。”王德怡最后说。

灰色金融没有出路

灰色金融交易者的空间正在变得逼仄。

涉嫌违规展业的大宗商品、微盘、邮币卡、艺术品、外汇、“资产包”、场外期权、场外配资、外盘期货等无一不被切断支付端口。轻者停业整顿,重者身陷囹圄。事实上,除了伪装成电商的资产证券化平台、虚拟货币以及境外平台外,中国大陆几乎已没有灰色金融从业者的生存空间。而上述领域之所以尚能苟且,部分源于公安警力限制,部分则没有形成足以引起监管重视的规模。

犹记得,“回头看”工作伊始,各大招商群运作方以“返头寸”作为卖点,咨询者也张口先问“头寸”。交易规则是否相似,硬件门槛是否够低,头寸与佣金是否日返,保证金是否预缴?起初,平台尚能与代理就上述问题讨价还价,但很快就失去了议价能力。

整顿开始之后,灰色金融特殊的高利润亦显著下降,原本从其他行业吸引过来的从业者纷纷返回了本来的行业。笔者相识的某些业内人士现已从事技术工作,某大宗商品从业者卖起了保险。

而几乎每一个新“项目”上线招商,都会宣称自己“完全合规合法”,甚至要做“行业的颠覆者”。西南地区某大宗商品交易所、华北地区某文交所、华东地区某资产包平台莫不如是,而如今“眼见他楼塌了”。

漠视规则,心存侥幸,则是这个行业的第二大特点。尽管使用着相同的游戏规则,但从业者们总以为自己能通过“微调”一些事情改变命运,微调的对象无外乎是商品交割、交易对冲至国际市场,或消费返点补偿客户。旧“项目”消亡,被新“项目”视作开始,友商被捕,被视作商机接收代理,甚至“黑名单”“白名单”也成为不同平台攻击对手的资本。

留下来的人至今没有意识到,在一场雪崩面前,一个人跑得比另一个人快丝毫没有意义。


【版权说明】

本文为原创内容

作者:《中国经营报》 


记者 陈齐乐

如欲转载请联系我们

如想加入琥珀金融帮社群,请添加微信号17610246156为好友,为保证社群质量,添加时请附上个人信息“公司+职务+姓名”。

[琥珀原创热文]

想要感受来自金融科技最前沿的资讯,光读书看报是不够滴~

比特币背后的大赢家:矿机风云录

贪高返利的和羊毛党们小心了,四大高返平台爆雷只是开始!

金融科技谁站C位?Pick一下你心目中的这些大佬们

上市国资双重背景的互金平台逾期上亿,惊动政府亲自催收!

当焦虑无法缓解,他们想起了中国。

这些现金贷平台,将被举报!

对不起,作为一个正经小编 我今天却溜班去跑会了!

冠群驰骋:千起诉讼背后不得不说的故事

琥珀金融帮

hupojrb

中国经营报旗下垂直于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全媒体平台。已经入驻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一点资讯,百度百家,网贷之家,新浪财经头条、网贷天眼、网易、腾讯等媒体平台。致力于为互联网金融从业者和投资者提供有价值的内容产品。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琥珀金融帮

HALO币圈|泰达举行听证会,USDT恐又酝酿爆拉比特币的行情

 

22

2019年7月

北京时间710日上午6:01,泰达公司在以太坊网络发起了月内第四次增发,共计1亿枚USDT,截止718日凌晨01:04从增发地址直接基本派发完毕,整个过程历时近8天,但是经过转账的中继地址,后续依然在流入火币和币安交易所等市场活跃地址


比特币回调,USDT增发变缓,7月前10天四次增发,而后比特币便开始连续回调,近10天只增发了5000万,比特币探底回升,其增发和行情走势保持着高度相关性;泰达备战听证会,活动减少,其不透明性将受到质疑,加上其增发的随意性都将被再次讨论,短期来看,对USDT构成压力,免不了会重演市场将USDT兑换成主流币进行避险的行情。

BTC

消息面

1Linktobit(链币)亚太研究院执行院长邹冠军:Bakkt推出的意义没有市场预期的大


2)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比特币不是一种货币,而是一种资产


评析:

Bakkt的影响已经被市场消化,真正推出后的实质影响需要等待上线后才知道市场反应。Bakkt利好落地,再等待更多的利好兑现和新的利好出现,如此反复推升行情。

技术面

数据来源:火币行情中心  时间:2019.7.22  10:21

比特币延续震荡行情,4小时周期布林带大幅缩口进入整理,而后会选择方向,反弹以来表现明显偏弱势,没有第一波回调后发生反弹的力度,所以本次整理后若发生反弹,高度不过度期望,暂仍看好整理后的反弹。


策略:多单,入场10500,止损10000,止盈12000


ETH

消息面

1)币世界趣数据:ETH链上交易数环比下降28.38%


2)分析师:ETH有成为全球货币的潜力


3Primitive Ventures创始合伙人:过渡期间ETH 1ETH 2的主要摩擦会极大地削弱共识


评析:

以太坊网络被大型企业采用,拥有自身特有优势,某种程度上利于在全球范围内流通和使用,随着以太坊网络的进一步推广,ETH价值将有依附和提升。以太坊升级期间社区摩擦恐会削弱共识导致价格下跌,但是最终价格会回归,如按此预期走势发展,那么以太坊回调后是逐步入场的机会。

技术面

数据来源:火币行情中心  时间:2019.7.22  10:58

以太坊缩量震荡,布林带大幅缩口,缩口越窄越快选择方向,看好继续反弹行情,逢低适当入场。


策略:多单,入场220,止损205,止盈26


大涨主流币种

数据来源:火币行情中心  时间:2019.7.22  11:26

主流币种没有什么独立行情,平台币表现亮眼,风口既然在平台币,暂对平台币保持关注。主流币种日线下降通道还需要时间修复,仓位需要控制。

大涨小币种

数据来源:火币行情中心 时间:2019.7.22  11:43

小币种表现也不突出,平台币吸睛明显,资金向其聚集,现在适合跟踪看好的币种,继续等待回调。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资料中的信息均来源于已公开的资料,halo研究所对这些信息的准确性及完整性不做任何保证,不保证该信息未经任何更新,也不保证halo研究所做出的任何建议不会发生任何变更,资料仅供读者参考使用,读者须自主做出判断和投资决策。未经halo研究所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对此文章的发布、复制或对本资料进行有悖原意的删节和修改。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HALO研究所

小扎又来截胡,这次是数字货币

 

最近一周,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作为带头大哥搞的“全球币”Libra又成了热门话题。


△ Libra是一款全球化稳定加密货币

先是金融界元老级人物周小川在研讨会上表示:

 

面对Libra可能带来的挑战,我们需要未雨绸缪,做好准备。

 

接着大嘴总统特朗普又发推特声称:

 

我并不看好Libra,如果Facebook想要扮演银行发币的角色,那就要持有许可并接受监管。

               

 

可以看出两人对Libra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周小川显然比特朗普更能理解“数字货币“带来的挑战。

 

对于特朗普所说的监管,扎克伯格早就想好了对策。

 

这一次,Facebook并不是自己直接在美国发币,而是牵头在监管宽松的瑞士设立了非盈利性质的Libra协会,由Libra协会代为发币。

 

按计划,“全球币”Libra会在2020年发行,而在19年底Facebook就会退出Libra协会管理层,仅仅作为协会成员参与,屁股擦得干干净净。

 

以从法律上来说,Facebook并不是Libra的发币主体(主体是符合瑞士法律的Libra协会),自然也不需要按美国法律去申请什么银行牌照。

 

而一旦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发行,那就是全球流通的,擅长造墙的特朗普也拦不住。

 

反观我们的周行长,在数字货币的认知上则极为超前。

 

在2009年3月,第一枚比特币诞生两个月之后,时任central bank行长的周小川发表了一篇题为《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 的文章,提出了与去中心化和无法滥发的比特币相似的概念—— “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

 

彼时的比特币是少数极客的玩物,在普通人眼中毫无价值。2009年比特币初次交易时价格为0.00076美元/枚,到了2010年年底,也只值0.5美元一枚。

 

九年后的今天,一枚比特币售价近1万美元。假如当时有人读懂了周行长的文章,说不定就能提早认识到比特币的价值,发笔横财。

 

所以说这一次周小川点名提到的Libra,说不定又蕴藏了什么玄机,咱们也应该来好好说道说道。(顺带扒下扎克伯格的黑历史)

 

 

在介绍Libra是什么之前,咱们有必要先系统地讲讲数字货币的类型。虽然“全球币“Libra和比特币都是基于区块链技术,实际上却是两回事。

 

一般来说,数字货币可以分成以下几类:

 

1.       比特币

 

比特币这玩意就算大家不炒币也应该很熟悉了。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之后,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比特币被“中本聪“在一篇论文中首次提出。从2009年1月份开始,一系列配套的挖矿软件和钱包被开发出来,比特币正式进入公众的视野。

 

       

△ 一切从这11页的论文开始

 

比特币总量2100万枚,产量根据算法每四年减半,下一次减半大约发生在明年的这个时候(这也被视作今年比特币暴涨200%的原因之一)。

 

作为数字货币的开山鼻祖,比特币如今的市值已经接近2000亿美元,占据了数字货币市场的半壁江山(发文时约占总市值的66%)。

 

简单地说,比特币就是数字货币世界的黄金。一旦数字货币普及,比特币必然会被当作战略储备。

 

 

2.       竞争币

 

币说洋气点叫作Altcoin(alt为alternative缩写),说土一点叫作山寨币,其实就是受比特币启发由民间各路神仙自行开发的数字货币。

         

△ 市值前6位的,除了比特币其他都是竞争币

 

这类竞争币通常会说自己是专攻某项领域的,能够实现比特币办不到的新功能。

 

如说市值排行老二的以太坊(Ethereum)是专门用于发币的,只要我们愿意,也可以基于以太坊分分钟发行一个“横发币“。

 

再比如说拍下巴菲特午餐的90后孙宇晨搞的波场币(TRX),对外宣传是专门应用于开放性娱乐内容(free content entertainment system)的,我查了下波场官网,果然能用于开放/性娱乐内容……

 

         

△ 波场币TRX支持Pornhub

 

这些五花八门的功能,更多时候只是噱头,认真你就输了。现阶段竞争币大多都是靠一张嘴瞎吹,没有多少实际的应用落地。

 

在币圈,竞争币最主要功能就是扮演“小盘股“的角色,是庄家炒作的筹码而已。

 

去年的百倍币,今年可能像死猪一样躺着。而躺尸几个月的币,也有可能会没来由地一夜之间被拉爆。因为盘子小,所以竞争币远比比特币容易操纵,一切就看庄家心情了。

 

要提醒大家的是,竞争币鱼龙混杂,里面还有许多资金盘,项目方圈到钱后直接跑路。

         

△ 六月底Plus Token跑路,圈走了大概200 亿元

 

如何避免入坑这种资金盘呢?庞氏骗局的特征读三遍:

 

利用新投资人的钱来向老投资者支付短期回报,以制造赚钱的假象进而骗取更多的投资。

 

3.       平台币

 

平台币是指数字货币交易所自己发行的币,持币者可以用其支付交易费并享受折扣,比较典型有币安(Binance)发行的币安币(BNB)、火币(Huobi Global)发行的火腿币(HT)等等。

 

               

 

平台币一般会设定发行上限,并且交易所会定期拿出当季部分利润对平台币进行回购并销毁,使得平台币的流通数量会不断减少,形成通缩。

 

实际上这就是变相让持币者参与到交易所的利益分配中去,交易所用利润回购平台币销毁后拉升起币值的涨幅,就相当于分红。

 

大家都知道,在股市流传着“七亏二平一赚“的说法,只有证交所是无论牛熊稳赚不赔的。这放在币圈也是同样的道理,散户总是有亏有赚,能创造出稳定现金收益的只有按每笔交易抽头的数字货币交易所。

 

就拿币安来说,2019年一季度的利润已经达到了7800万美元,在成立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净赚了约7.33亿美元,这就是传说中的闷声发大财。

 

与之相应的,币安币已经从发行之初的0.1美元涨到了现在的近30美元,其他交易所一看这模式不错也开始纷纷效仿,发起了自家交易所的平台币。

         

△ 平台币老大哥币安币的走势

 

因为交易所能够稳定地造血,相对来说也有足够地弹药进行“护盘”。所以如果想要在波澜壮阔的币圈中追求稳健投资的话,平台币是除比特币外另一项不错的配置。

 

4.       稳定币

 

众所周知,币圈的潮起潮落十分刺激,作为定海神针的比特币,你发出到对方收到大约需要花费一小时,这段时间内价格就会产生波动,±3%都是一般水平。

 

价格的剧烈变化造成的不确定性,使得包括比特币在内的数字货币无法广泛商用。这时候就有人想出了稳定币(Stablecoin)这玩意,使其与法币或者贵金属锚定(主要有通过抵押物或者算法两种方式进行锚定),从而保持稳定价格,方便进行储蓄、支付和转账。

 

现在应用最广的稳定币叫作泰达币(Tether,简写为USDT),其发行公司(Tether Limited)承诺每发行一枚泰达币,就会在银行账户里存入1美元进行担保,从而使泰达币和美元的汇率保持在1:1。换句话说,泰达币就是币圈里的美元。

 

             

 

如果你现在觉得比特币处在高位了,你就可以将比特币抛出换成泰达币持有,等到比特币价格下来再用泰达币买入,这个过程中就省去了兑换法币的环节。

 

可是谁能保证泰达币公司能够足额地存入担保呢?实际上泰达币公司的律师曾在2019年4月对外透露,1美元泰达币的实际担保物只有 0.74美元。

 

因此稳定币是否真的能保持稳定,完全是基于发行方的人品和公众对之的信任程度。

 

到这里,如果你有点晕的话,可以简单地记住下面的结论:

 

比特币用于储备。

 

竞争币用于投机。

 

平台币用于投资。

 

稳定币用于支付。

 

那么扎克伯格整的全球币“Lirba”到底属于哪一种呢?我们可以来看看Libra白皮书中的介绍。

 

Libra 的目标是成为一种稳定的数字加密货币,将全部使用真实资产储备(称为“Libra 储备”)作为担保,并由买卖Libra并存在竞争关系的交易平台网络提供支持。

尽管Libra 不会使用黄金作为支持,但它将采用一系列低波动性资产(比如由稳定且信誉良好的中央银行提供的现金和政府证券)进行抵押。

必须要强调的是,这意味着一个 Libra 并不总是能够转换成等额的当地指定货币(即Libra 并不与单一货币“挂钩” )。

 

看明白了吧?Libra其实就是一种“稳定币”,是基于现有概念的微创新。

 

这种微创新体现在两点:

 

1.     之前的稳定币往往只储备单一法币资产进行担保(比如只储备美元或美元资产),而Libra储备的是一篮子货币和资产。

 

2.     Facebook拉了一堆土豪朋友入伙Libra协会,大大提高了发币方的可信度。

         

△ libra协会成员是扎克伯格拉来的一堆土豪

 

为什么扎克伯格会选择现在这个时间点推进一个全新的稳定币项目呢?

 

今年4月份我在与泡沫做朋友(许多看过这文的朋友今年都发了笔横财,不妨回看一下)里面提到过一个观点,比特币泡沫带来的好处就是推动整个区块链技术的发展。

 

Libra其实就是这一轮比特币泡沫的产物,这几个月比特币的暴涨重新给市场来带了信心,也引来了大量资本投向区块链。

 

这一次,扎克伯格要去动的是稳定币的蛋糕,前面说过的泰达币首当其冲。

 

此外,还有许多更小规模的稳定币目测也会被Libra挤压掉市场空间。这其中就包括了,温克莱沃斯(Winklevoss)兄弟开发的稳定币Gemini Dollar。

 

等等,温克莱沃斯兄弟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没错,这就是曾经起诉扎克伯格剽窃Facebook创意的那对悲催的双胞胎兄弟。

 

       

 

 

过电影《社交网络》的朋友应该有这么个印象,创立Facebook的想法并非扎克伯格原创。

 

             

 

早在2002年,哈佛校园里一对双胞胎——温克莱沃斯兄弟就产生构建社交网络的想法,他们给这网站起名为ConnectU,心想这网站一旦上线一定能在哈佛校园里火一把。

 

于是“我有一个创业的好主意,就缺一个程序员”的故事就上演了。

 

2003年底,通过朋友的介绍,温克莱沃斯兄弟与擅长编程的扎克伯格在哈佛的食堂碰面,双方相谈甚欢,当即拍板决定由家境优渥的两兄弟出钱,扎克伯格作为程序员出力,来一同开发ConnectU网站。

 

基于对小扎同学的信任,两兄弟毫无保留地将商业计划和盘托出,还将开发到一半的ConnectU代码交给了扎克伯格。

         

△ 温克莱沃斯兄弟擅长皮划艇,曾经参加过北京奥运会获得第六名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扎克伯格一直在跟温克莱沃斯兄弟通过邮件进行密切联系,但是每每被问到开发进度时,就在打哈哈。

 

于是两兄弟就盼啊盼啊,等到了2004年的2月,等到了扎克伯格自己的网站Facebook上线。

 

Facebook完全剽窃了ConnectU的创意,这可把两兄弟给气坏了。他们马上给扎克伯格发了封律师函,还将小扎同学告到了哈佛的政教处,理由是违反了《哈佛学生道德守则》。

 

哈佛政教处老师也在捣糨糊,说这不归他们管,得出门右拐自己去法院起诉。

 

后温克莱沃斯兄弟就真的将扎克伯格告上了法庭。

 

因为双方当时留下了大量的电子邮件的沟通记录,证据确凿,所以两兄弟在2008年顺利打赢了官司,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两个选择:接受4500万美元的赔款,或是等额的Facebook股份。

 

他们聪明地选择了Facebook的股份。

 

2012年Facebook上市,温克莱沃斯兄弟手中的股份市值已经飙升到了3亿美元。这时候两兄弟开始高位套现,并开始寻找新的投资机会。

 

               

△ 两兄弟成立了投资基金Winklevoss Capital Management

 

他们盯上了比特币。从2012年底开始,他们陆续开始在比特币上建仓,用了几个月的时间买入了大约12万个比特币,一度占据当时流通份额的1%。而彼时他们的比特币持仓成本不到10美元/枚。

 

当时许多人看了《社交网络》的电影,认为温克莱沃斯兄弟就是一对走了狗屎运的二愣子,会将扎克伯格赔给他们的钱在“比特币骗局”中亏得一干二净。

 

然而事实再次证明了温克莱沃斯兄弟眼光的超前和精准。

 

从13年开始,特币开始迅速起飞,到了17年温克莱沃斯兄弟手中的比特币资产已经超过了10亿美元。

 

仅仅是炒币是不够的,温克莱沃斯兄弟在2014年在纽约开设了双子星(Gemini)数字货币交易所,并在2017年将公司搬到了3.5万平方英尺的曼哈顿新办公楼。

 

2018年9月,温克莱沃斯兄弟推出了自己开发的 “Gemini Dollar”,由美元资产担保,与美元的兑换比例是1:1。

         

△ 温克莱沃斯兄弟开发的Gemini Dollar

 

这不就是前文所说的稳定币吗?

 

这一幕让人不禁怀疑起扎克伯格大举进军数字货币领域,发行稳定币“Libra”,又是copy了他老同学的idea……

               

 

△ Shit,又被小扎截胡了

 

纵观扎克伯格旗下的拳头产品,Facebook,WhatsApp,Instagram,没有一项是他原创的。扎克伯格擅长的是收购别人的创意,整合资源将其推到新的高度。

 

小扎同学的上一次的“抄袭”,掀起了社交网络的革命。这一次的“抄袭”又会在数字货币领域引发何等山崩海啸呢?

 

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青年横财发展会

加密货币交易所“倒闭潮” 跑起路来赶超P2P

文丨互链脉搏·梁山花荣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曾被视为“稳赚不赔”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跑起路来比其它领域更疯狂,P2P都会相形见绌。


根据互链脉搏不完全统计,2019年9月至今,短短不到2个月内已经发生近10起小型加密货币交易所跑路或破产事件,9月底最严重时,甚至出现了一天一个交易所跑路的乱象。


9月29日,汇币网HB.top发布公告称,停止所有币种充值,用户须在20天内完成提币……


9月30日,GGBTC交易所用户无法提现,疑似跑路……


10月1日,Kikcoin交易所宣布因资金链断裂,将于11月3日停服倒闭……


……


其中Kikcoin交易所从正式上线到宣布倒闭仅运营了不到2个半月的时间。


事实上,随着加密货币交易用户增长陷入疲软,存量用户市场“僧多粥少”的现状加剧了“跑路潮”,并且在多米诺骨牌效应刺激下,中小型交易所的生存环境愈发严峻。另一方面,不少二三线交易所为了应对火币、OKex等头部交易所的竞争压力,开始各显神通,开拓“新流量”。


牛熊转换之际,中小型交易所正在上演一场“生死竞速”。


(KiKCOIN宣布“停服”)

交易所“倒闭潮”加剧


不断倒闭又不断入场是交易所的生存常态,但9月开启的这一波“倒闭潮”比以往来得更猛烈。


从8月30日UES环球数字资产交易所被曝出跑路开始,交易所“破产”的魔咒快速蔓延。


9月2日Bitker交易所宣布因资不抵债倒闭;9月20日,ALLCOIN交易所被用户曝光几个月都无法提现,疑似软跑路;9月底,汇币网、GGBTC、Kikcoin三家交易所先后宣布倒闭或直接跑路;10月上旬, Shuobi.com、Ctcoin两家交易所又被用户曝光跑路。


(Ctcoin交易所被曝“跑路”)

(2019年8—9月倒闭或跑路交易所统计)

在国内外,中小型交易所停服破产时有发生,但集中倒闭或跑路的现象却极为罕见。从部分交易所发布的停服公告来看,资金链断裂是大多数交易所倒闭的直接原因。


有分析人士指出,在整个交易市场中,二八定律体现的淋漓尽致,前20家头部交易所占据市场近90%的利润,而剩下中小型交易所仅能占10%的利润。在熊市时,头部交易所可能比较安全,但中小型交易所面临资金问题,跑路、倒闭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


对于交易所来说,用户和流量是生存的根本。在当前熊市,加密货币交易存量用户越来越少,而增量用户增长陷入疲软,“僧多粥少”的局面进一步加剧,交易所淘汰洗牌是必然。


而另一方面,作为加密货币食物链最顶端的赛道,交易所一直是资本的宠儿。即便是“倒闭潮”爆发的9月份,交易所也依然是各类投资机构最为青睐的领域。


互链脉搏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9月,全球区块链融资项目中,加密货币交易所项目有9个,数量占比最高。在2019年前9个月,全球加密货币交易所领域共发生了67起融资事件,涉及的投资机构多达70余家。


从某种程度来说,资本“催熟”交易所的过程,也在加速交易所之间的竞争与洗牌。


除此以外,由于来钱快、成本投入低和门槛较低,今年以来,不少公链项目、行业媒体以及投资机构等都亲自上阵,自建交易所,使得本就竞争白热化的领域,更是乱象丛生。


9月的“倒闭潮”或只是开端,更大的交易所“洗牌潮”可能正在路上。

二三线交易所角力“新流量”


中小型交易所“倒闭潮”的来临,使得不少二三线交易所不得不重新思考,在当前熊市存量市场的搏杀中,火币、OKex、币安三大交易所的头部效应已经非常明显,如何保证自身平台拥有足够和持续的用户和流量,避免重蹈中小型交易所的覆辙?


挖掘“新流量”正成为二三线交易所发力的突破口。


所谓的“新流量”是指以钱包、社群、行情软件、媒体/自媒体等为代表的新流量端自身所带的用户和流量,这些潜在的用户和流量正成为二三线交易所挖掘的对象。比如BiKi交易所,在获取新流量方面推出了社区合伙人流量裂变的机制。


“BiKi有2000多个社区合伙人,大概可以覆盖到20万活跃的社区用户。” BiKi商务副总裁唐诗近期在西安某区块链会议中透露,这些社区合伙人来自于BiKi早期项目推广的队长或者社区的负责人,他们下面可能会有200个群,可能会覆盖2、3万人,每个月给BiKi带来新用户,同时也会给BiKi很多的建议,是我们找到新项目的触角。


BiUP交易所创始人刘勇近期也指出,今年以来,币圈的流量结构已经开始发生变化,交易所之间的竞争也逐渐从正面竞争转向了对新流量端的争夺。“钱包、社群、行情软件、自媒体等每一个都带有大量的流量,比如MyTokey、币牛牛、金色财经、币世界以及各种社群等,这些新的流量端之前缺乏直接变现的手段和盈利模式,而承担了数字货币交易功能的交易所是最优的合作伙伴。”


在存量市场博弈中,开辟“新流量”算是在流量获取渠道上的另辟蹊径。目前,BiKi交易所号称通过挖掘“新流量”积累了百万级用户,突破了头部交易所的流量封锁。


但很难说,这是一条适合所有二三线交易所的突围路径,正如在电商平台大战中,也只出了一个“拼多多”。


接下来,交易所之间对于流量的争夺将日趋激烈,千所大战,在所难免。在熊市中,面对头部交易所的流量垄断,如何突围自救,乃至翻身,是摆在所有二三线交易所面前的一道思考题。




 推荐阅读 


蔡维德:Facebook发行的稳定币Libra是美元继续称霸的工具

孙宇晨已被边控,“过度”营销偷鸡不成蚀把米

Libra只是出了白皮书 中国央行的数字货币研究所已经做了落地试点

北雄安南佛山:区块链政务应用C位城市出线,区块链市政应用四级梯队盘点

孙宇晨真的有道歉吗?逐句解读孙宇晨避重就轻的“致歉信”

孙宇晨4567888美元拍下巴菲特午宴的钱从哪儿来?

央行、外管局带头 中国巧用贸易优势+区块链构筑人民币支付体系

中国高校区块链名师名录出炉 ——高考区块链志愿填报指南

抄袭者末日已近:数秦、纸贵、安妮、百度,四大区块链版权产品测评

冯鑫、雷军、王峰、蒋涛、傅盛等金山系老将,已将区块链拼成完整生态图


开白/进入学习群,添加微信:jinli4399

商务合作,添加微信:hulianmaiboruby

请备注来意,谢谢!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互链脉搏

国外小伙怒喷加密货币行业:入行两年,我受够了!

作者 | Vanalli

译者 | 火火酱,责编 | Carol

封图 | CSDN 付费下载自视觉中国

当我刚开始全职从事加密货币工作时,本认为这会是我做过的最酷的事情,就好像自己将见证并参与金融世界的终极变革一样。
但在这里待了几年之后,我却只想逃离(我也确实这么做了)。
加密货币领域如今杂乱无章,急需认清现实。其实我也没有什么资格站出来批判整个加密行业。我曾就职于某加密货币公司,也在工作中形成了自己的一些观点。但这篇文章并不是要针对这家公司,而是想谈一谈整个行业领域。但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你能读一读下文,然后我们可以就其中提出的观点进行对话。

几乎所有的加密项目都完全是在扯淡,终将失败


当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大多数加密项目都会失败时,我是完全不相信的。
但是我错了。
我已经记不清自己见证过多少项目的失败了。一些项目在发出哀鸣后静静地死去,团队成员们希望不要有人注意到项目的失败。其中,A项目(本文将用代号来取代项目名称,下同)一个作为专注于ICO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是一个我密切关注了很长时间的项目。其代币可以提前进行ICO,平台也有常规交易对。
2018年时,它曾一度成为热门话题。加密领域的大V们对其大力吹捧。该项目借助自己的ICO筹集了2400万美元。尽管在一位投资者注资失败后,他们最终只获得了约550万英镑(约700万美元)资金。该项目还未能落地,我就听说他们已经在悄悄地进行破产清算了。与此同时,在ICO以每枚1欧元的价格进行出售的代币最终也化为泡沫。
作为另一个在早期引起我注意的项目,B 项目是一个看似人畜无害的项目。其旨在为创作者们提供所需支持,最终筹集到400万美元以创建去中心化数字出版平台。然而在某一刻,该项目的两位创始人突然意识到他们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于是放弃了这个项目(他们其实就是建了一家丑不拉几的电子书商店),并把它卖给了一位中国投资者,后者最终也同样放弃了。当然,代币也化为乌有。
       
       

最后一个例子:我曾为一个C项目做过一些营销工作,该项目后来更名过,其运营者同时还是某化妆品公司的CEO。我是在网上认识这位运营者的,当时他正处于ICO前夕为自己的项目组建团队。在2017年的那个时候,就算你把土豆放到区块链上ICO,也会赚到数百万美元。当时我得到了一笔可观的代币作为报酬。
该项目旨在建立一个利用区块链来保护知识产权的平台。这个用例还不错(至少我当时是这样认为的),而且运营者甚至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等重量级IP都有联系。
我们通过预售筹集到一笔可观的资金,但随后,该运营者飞到世界各地参加各种会议演讲和活动,最后把钱烧光了。显然,把钱花光后,我们也无力承担ICO了。我付出了宝贵的时间却一分钱都没拿到(真是个傻子)。最后他迅速退出了项目,删除了项目网站和所有的社交渠道,以及自己的Twitter账户和Linkedin个人资料。
加密货币世界中充满了这样的事情。

期望vs现实


许多项目在白皮书中看起来还不错,甚至有些可能已经成功完成了ICO,但很快你就会发现其实他们的想法也没有很好。虽然这些团队也在努力工作,试图在熊市中艰难前行,但往往都是在白费力气。
       
例如,D 项目筹集了5000万美元,用于为营销人员们创建一个与潜在客户沟通的平台。当时没有人质疑他们为什么需要这么多钱。两年后,几乎所有项目团队成员都离开了。只有其首席营销官留下了,负责运营Telegram小组,每三个月更新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假装项目仍在运转。
在从大部分交易所退市后,该代币价值暴跌99%。某交易所上也上有很多死掉的项目。
有许多项目比Leadcoin更惨,要么本身就是彻头彻尾的骗局,要么太过无能或运气太差,又或者二者兼有。就像发生车祸大家总爱凑热闹一样,围观项目的崩塌也非常有意思。当Bitconnect被揭露是巨大的庞氏骗局时,伴随损失数百万美元的惨痛后果一同而来的,还有新一波的表情包和笑梗。
E 项目在筹集了4000多万美元之后,其创始人于去年因欺诈罪被捕,然后在12月又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指控了新的欺诈罪名,这才钉实了该灾难性项目棺材板上的最后一颗钉。
所以说,绝大多数项目都会失败。并不是只有加密货币行业这样,创业公司一般都是这样的。但我敢打赌,加密领域的失败率要高于初创公司失败率的平均水平。大多数加密货币项目都是彻头彻尾的垃圾。

欢迎来到创业地狱


项目的失败或许是出于各种各样不同的原因。但最突出的一点是:大多数加密货币项目一开始就不应该存在,其存在本身就是毫无意义的。就算不是彻头彻尾的骗局,往往也是在浪费金钱。我们几乎已经见过所有可能出现的用例了(无论如何细化或小众)各种伪装下的骰子游戏和区块链游戏等等。
社会的各个领域都想去区块链上试试身手——HR、市场营销、食品生产、内容共享、博彩、博客、评级、新闻、出版、借贷、社交媒体、宠物护理、购物、商业……

每个项目都打着“最后一搏”的旗号想要从散户投资者们身上榨取数百万美元。他们贩卖各种在现实生活中毫无疑义的代币(尽管在白皮书里把这些代币说得天花乱坠)。绝大多数代币都终将失去其价值。现在有成千上万个项目和数千种不同的代币,但很少有项目能专注于构建人们真正需要的产品。
其实我们完全不需要这些项目,这些用例都是十分脆弱的。一旦筹集到资金,项目团队要么直接套现,获得利润;要么最后因管理不善、资金枯竭告终。我敢说在排名前1000的加密货币里,最多只有六七个区块链用例是有实际用途的,其余的几乎全部都是骗局。ICO曾经是,而且现在仍然是一个骗局——但直到今天仍然在发生。
我们现在有这么多不同的区块链平台和生态系统,还有这么多为这些生态系统提供“燃料”的代币。但实际上,就算没有新代币,这些平台也仍然可以运作。

一切都是为了钱



ICO完全就是在抢钱,毫无用户体验可言。为什么有那么多视频和内容平台需要代币来授权“对特殊内容的访问权限”呢?我们当真需要这么多加密货币平台吗?
看一看某TV——这个还算成功的加密在线电视频道。在宣布以ICO的形式(这并不是ICO)融资200万美元之前,他们的表现似乎还不错,尽管创始人之前的ICO项目都惨不忍睹。
人们常常忽略这样一个事实:区块链的代币和应用程序通常会降低用户体验。这些项目为用户对平台的访问和使用设置了无数障碍。
新用户大致需要完成以下操作:
  • 研究如何购买比特币。
  • 找到能够获取比特币的app。
  • 把新买的比特币转移到加密货币交易所。
  • 用比特币购买可用的代币。
  • 在代币平台上进行注册。
  • 将代币转移至平台或研究如何使用Metamask等其他服务。
  • 了解如何使用平台本身。
对于新手来说,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有时候,如果项目团队意识到这一点的话又会矫枉过正——用户不需要代币也可以使用功能或购买服务。那还要代币做什么呢?
这些项目是否真心希望用户通过一些迂回的过程来获取代币(过程永远都很繁琐复杂),然后学习如何在平台上进行使用呢?并不是,因为他们知道这根本就是徒劳。他们只是想筹集资金,幻想着自己在做有价值的事情。
我不否认有一些项目团队怀抱美好的愿景。他们可能真的以为自己找到了能够改善整个行业的独特区块链应用。但现实是,他们其实没有能力交付具有影响力的产品。因此,他们最终为本不存在的问题创建了解决方案,从而衍生出更多的问题,特别是对于用户而言。
如果我们将加密货币视为一种数字现金,那么可以肯定的是,其背后一定存在可以应用的用例。但我们真的需要数百种不同形式的数字现金吗?难道要期望供应商接受所有这些代币吗?这只会造成更多混乱而已。


加密货币社区是污水池


尽管在ICO中筹集了数十亿美元,但大多数加密货币项目都是毫无意义的。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要谈一谈所有加密货币项目的支柱:社区。加密货币计划和社区之间的关系完全是人为谋划的。首先,人们往往会越来越狂热地信任自己投资的代币。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没什么问题。但投资几乎完全是由对利润的强烈渴望而推动的。
人们把钱投进代币里,相信代币的价值会成倍增长,期待重现我们在比特币、以太坊、TRON、Verge和其他案例中看到的情况。但是鉴于加密货币市场中的暗箱操作行为和市场本身不成熟的现状,你会发现自己的期待是不合逻辑的。曾经有一段时间,项目换个新名字可能都会导致代币价格的飙升。所以人们都进行投资,希望能赚大钱。但通常情况下,投资都会下跌亏损而他们却继续持有着代币。他们就是在这时加入了“社区”——这是食物链的最底层。
靠近食物链顶端的是操纵炒作的托儿、大V、早期投资者和风投,他们是制造炒作和价格波动的既得利益者。这些幕后元凶们误导散户投资者,让他们相信自己选择的代币前景广阔且形势大好。创始人和团队成员们在最顶端乘风破浪、凭空赚钱。
一切都是毒药。
项目团队及其喽啰尽全力去说服别人对自己的代币进行“投资”。但当你购买代币时,你买的并不是公司的股权。你实际上并没有买任何东西,你所获得的报酬也不过是虚拟用例中的代币,你甚至都不会去用它。
他们使用各种策略来围绕项目(通常甚至都没有产品)建立社区。有些人加入社区是因为他们对这类项目感兴趣,但大多数人是被大V、博主、公关、媒体、蹩脚的YouTube视频和其他看似光鲜的东西所吸引。
项目团队为了吸引用户进入他们的Telegram小组,不惜花费巨资,用肮脏的赏金、模因竞赛和小测验来吸引用户。有一段时间,似乎所有人都聚在这里。人们兴奋地期待着代币发售,期待着加密货币交易所的首次上市。他们以为大家都会赚钱致富。
但在某一天,项目和社区之间的关系破裂了。这可能发生在ICO之前,也可能发生在一个月、一年、有时是两年之后,但所有的加密项目和社区都无法避免,他们终将变成垃圾。为什么?因为社区和项目之间没有真正的联系,一切都是胡扯。
让这些问题进一步复杂化的是在加密货币聊天室和线上空间中猖獗的性别歧视、种族主义、厌女症和排外现象。要知道,绝大多数使用加密货币的人(通常是匿名的)是男性。女性一直是网络暴力和骚扰的目标。这个领域的女性领导人相对较少,大多数加密货币会议都是由男性组成的。
加密货币领域中也有一些了不起的女性。但她们却要比其他人忍受要多的屁话和废话。


社区永远排在最后



大多数加密项目在公开发售之前,就已经将代币以极低的折扣卖给私人投资者了,而这才是真正赚钱的地方。然后才是社区,人们以更高的价格买入,马上就处于不利地位。此外,项目团队只是需要利用社区来筹集资金。一旦拿到了钱,就开始扯东扯西,他们通过提供适时的更新、AMAs和少量的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来维持形象,以满足人们的需求。
目的就是保持积极的的精神状态,以免引起公众对团队停止提供白皮书中规划的更新的强烈抗议。
所有项目都不例外。渐渐地,社区开始变得不稳定,对进度感到不满,而这种不满会演变成愤怒,常会在Telegram或Reddit上爆发。然后逐渐人们被迫无奈的接受,多数人要么及时止损,要么死守自己的代币,直至其化为灰烬。
社区唯一真正感兴趣的是代币的价格。他们根本不在乎技术,只是想卖代币赚钱。尽管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出过几次集体诉讼和指控,但团队没有义务为了社区而遵循路线图或维持项目的活跃度。
项目团队有时会尽全力在大型交易所挂牌上市(获取巨额上市费用)、大肆宣传、与做市商合作、尽力确保代币价格上涨以便早期买家可以全身而退。但是加密货币波动的本质决定了总会有人没卖出去、有人在最高点买入、有人该卖不卖。社区成员们都怀抱希望,期待自己有一天能通过出售代币赚取巨额利润,微薄利润,收支平衡,甚至只要不遭受巨大损失就好。
一些社区成员最终会意识到这种留恋是多么的愚蠢,并开始理解加密货币是交易者们的赚钱工具,因此,自己不必誓死紧盯一个项目。只要有一个短期上升空间,买什么代币并不重要。最糟的是因为自己以为其最终会升值,所以连续数月持有一种代币。
在2017年和2018年,有太多被过度炒作的项目,从而产生了这些毫无意义的社区。在过去的两年里,我加入了数百个Telegram小组,大部分是出于工作原因,有时也是出于自己的投资意愿。现在,当我回头再看他们的表现时,我发现曾经的乐观情绪已经烟消云散,出现了无数要求团队提供更新的帖子,而团队一般都在想办法掩盖自己已经把钱花光的消息。
 
  
在过去的几年中,有数百个项目被炒得火热。人们往里面投了数百万美元,但代币最终都变成了废纸。几乎所有这些加密货币项目都不该存在,也更不应该通过ICO进行筹资。


“和我一起吧”


加密货币社区(特别是大一点的社区)都像邪教一样,是非理性的。他们具有领土意识,愿意捍卫自己的代币不受任何批评或丑闻的影响。他们戴着红色眼镜向外望去,无视红旗,口中不断重复着邪教领袖的胡言乱语。
很少有人会停下来思考,创建这么多不同的、看似相互竞争的社区到底有什么意义。难道就没有什么更好的东西吗?
投资者们不仅会变得咄咄逼人,对代币产生情感上的依恋,还会将创始人、CEO、CXO和领导者们供上神坛。很多创始人现在都成了明星。
加密货币领域的富翁和名人已经建立起了为社区贡献美好明天的“好人”形象。但其实,他们大多数是在卖大力丸,甚至更糟。然而,广泛的加密货币社区竟宽容得令人难以置信。在利益面前,可以忽视任何丑闻。


浪费大家时间的“艺术”


加密货币内容创建者往往分为三类:
  • 真正了解自己的想法并创造价值的人。
  • 获取了财富并决定以牺牲他人时间来换取自身成功的人。
  • 希望能靠加密货币发财,并决定通过牺牲他人时间换取自身成功的人。
我对第一组人没有意见。有一些真正有知识、有智慧的内容创造者在做着不错的事情。但是,那些以浪费大家时间为生的人数量远远超过前者。
加密货币大V们为了赚钱想尽一切办法。有些人会推荐你去购买他们投资的代币,或者鼓励你通过他们的推荐链接去注册杠杆交易平台。有些人会努力说服自己的追随者们去购买最新的ICO。真正狡猾的人会通过制作视频,对ICO和潜在投资进行排名,并声明自己并不是财务顾问,因此不对后果担责,但其实他们就是想要让你买东西。最具影响力的那些人将有机会参加预售和私募,所以他们总是先你一步。
在熊市中,加密货币大V们不得不向外拓展业务,寻找其他赚钱的途径,以安抚他们的自尊心并自娱自乐。有些人成立了初创公司,看起来似乎是在提供营销服务,但实际上是推荐别人买东西。
你可以在上万个加密货币播客中随便买一个位置,或者花钱在Twitter或Youtube上做推广。如果有38000美元的闲钱的话,就可以进入Youtube的主要频道;只有几千块钱的话,可以请一个影响力稍弱的博主进行评测——让他花20分钟的时间念一下你网站上的内容,这往往是很多面临失败的加密货币项目的首选。最狡猾的大V会通过组织活动,从更大的公司那里获得赞助,这样他们就可以继续自己的公费假期了。他们准备好了换取赞助推文、口号和“曝光”价目表,盯紧自己的猎物——那些毫无戒心的加密初创公司。
他们会不断在Twitter上提醒你,他们充满激情——这往往意味着无聊的会议、创建生活方式品牌、或制作旅行vlog。他们总是站在发展前沿,通过发布最新的时事通讯、教育门户、播客、投资公司、新闻网站或研究成果来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然而,尽管这些大V竭尽了全力,但教别人“如何管理自己的私钥”并不会推动加密货币的大规模应用。大规模应用是要通过提供能够简化人们生活的产品和服务来实现的,人们甚至都无需了解什么是加密货币或区块链。
要实现这个目标,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进入壁垒也很高。但可以肯定的是,总会有人在通过YouTube或播客来向人们传授有关加密货币的基础知识,只有这样那些所谓的大V们才能假装自己也在贡献力量。
大多数加密货币内容的创造者们都是在制造充斥于电波中的噪音,并希望从中获利。


不成熟的领域,不成熟的追随者


加密货币领域充斥着熊孩子一样的成年人。在这里,所谓的领导者根本不知道如何好好与人交流。
从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到开发人员,加密货币行业里的所有人都是一团混乱。因为人们在争论、抬杠、琐碎的废话上浪费了大量时间。每一个小小的分歧都会被公诸于众。
从罗杰·维尔(Roger Ver)时不时的崩溃到克雷格·莱特(Craig Wright)与所有人开撕(或自行打脸),在讽刺评论和杠精的嘴里你总会听到这些人的事迹。但更糟糕的是,人们似乎对这种肥皂剧般的情节见怪不怪。
加密货币会议的组织者们总是竭尽所能地把最令人讨厌的发言人推上舞台。在世界上任何区块链周活动中,你都一定会看到克雷格·莱特、罗杰·维尔、托恩·韦斯(Tone Vays)、鲁里埃尔·鲁比尼(Nouriel Roubini)(他讨厌加密货币)、布罗克·皮尔斯(Brock Pierce)、桑森·莫(Samson Mow)以及其他熟悉的面孔在公共场合吵成一团。


加密货币媒体的可悲现状


加密货币领域是我见过的新闻覆盖面最弱的领域之一。加密领域新闻业的标准糟糕到我甚至不愿称之为新闻。媒体对比特币和加密货币的报道通常都是负面的,关注的都是极端的负面消息,或者是一夜暴富的荒诞故事。不过,你也不能太过苛责那些普通记者,毕竟加密货币本身也不是什么能获得广泛关注的话题。
然而,真正溃烂的是行业内部。在所有这堆新闻最底层是大量的加密货币网站,它们和博客差不多,充斥着各种垃圾文章,就像自动生成的一样。
还有一些真正的加密货币新闻网站,里面至少有一些真实的新闻,但总体质量仍然堪忧。但即使是声誉良好的网站,也会有员工发布不准确的信息,删除推文,像孩子一样与人争吵等。
加密货币新闻业正确率太低了。更正和编辑是常有的事,各类指控也常偏离正轨。当然,也存在合理的辩论,但我们对记者的常规要求标准往往不适用于加密货币领域。记者几乎可以写或报道任何他们想要说的东西,而没有人会管什么利益冲突。
某主持人做了一档节目,是加密货币领域中最受欢迎且观看量最高的节目之一。尽管该主持人是多家加密初创公司和项目的顾问和投资者,但他依然在主持着节目。他是加密货币甚至是交易所的利益相关者。但这并不妨碍他为自己投资的项目提供宣传平台。
在加密领域的新闻业低于行业标准的同时,行业内有钱有势的人物还在对其施加压力。有两位加密货币业界知名的创始人都曾支持过一个互联网喷子,该喷子在一篇有关某项目的不利报道发表后,煽动Twitter上的键盘侠们对文章记者和分析师进行网暴骚扰。毫无疑问,这些通过网络暴力攻击持有不同意见的人的喷子和键盘侠需要得到应有的惩罚。


连日的加密货币会议和活动


每周都会有一些加密论坛、聚会或活动。这些没完没了的集会对我们进行着狂轰滥炸,无非是为了刷刷存在感。那些加密货币有钱人们花时间环游世界,在不同的城市会面然后自拍。
我们还需要在加密货币会议(大部分是由大V们举办的)里浪费多长时间才能醒悟?除了拍摄垃圾币创始人采访的劣质影像和记录会议厅门前来往人群的vlog,我们像无头苍蝇一样毫无目的地周转于各类活动。
新人们不会参加这些会议。当然,这也算是社交活动,但也不要怀抱幻想:这是一次度假。度假本身没有什么错,但它不应该被粉饰成推动金融多样性的手段。人们疲于组织或参加活动,却把正事搞得一团糟。


扰乱行业者需要担责


把某个人看作是加密货币领域所有问题的根源或许是不公平的。我也不认为其是一个坏人,但我确实觉得那些从一开始就在扰乱行业的人该为这个行业的糟糕状况承担一定责任。包括白皮书抄袭、代币价格扰乱市场、各种炒作行为等

对于这种人来说,竟然不用为自己的胡说八道的行为负责,这在其他任何领域都是无法接受的。更糟糕的是,他竟然受到了记者、博主、加密货币交易所首席执行官和加密货币领域内其他人士的支持。  
这些人赚了很多钱,拥有无尽的资源,他以为自己可以不计后果的做任何事,他们知道,即使选错了路,也会受到贪婪的社区和托儿的捍卫。

我必须向前看


我从加密货币中学到了一些教训,也为此付出过惨痛的代价。我不后悔,但也很高兴自己做出了离开的决定。我只是希望加密行业能够更加成熟,并且有一天真的可以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加密货币领域里有一些聪明睿智的人,他们正在解决当今时代的一些重大问题——隐私、金融服务、普惠金融等等,但他们却饱受束缚。
我的经验和想法都是基于我个人而已。我知道很多人不认同我的看法,但其实我只是想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甚至在我进入老东家前就想这样做了。在老东家的经历或许也能写成一本书,也许会有这么一天吧。
不管你有任何想法,都欢迎在评论和我一起讨论。
原文:https://medium.com/swlh/i-worked-full-time-in-crypto-for-two-years-and-didnt-really-like-what-i-saw-39382fa103a7
本文为区块链大本营翻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仅为转达更多行业声音,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构成区块链大本营任何立场及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请谨慎辨别

正在直播:阿里巴巴专场招聘,18个团队,8大一线城市,200多个岗位虚席以待!扫描下方二维码,立即围观
推荐阅读
  • 一文告诉你究竟什么是传输证明

  • 整理了一份 Docker系统知识,从安装到熟练操作看这篇就够了 | 原力计划

  • 借助大数据进行社交媒体营销,企业们得这么玩!

  • 追忆童年,教你用Python画出儿时卡通人物

  • AI 终极问题:我们的大脑是一台超级计算机吗?

  • 公链的历史交叉口:PoS还能走多远?

真香,朕在看了!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区块链大本营

「口袋情报社-音频」若隐若现的币圈灰犀牛 — Tether


口袋情报社来啦~



币圈、链圈,大事儿小事儿,您想听的我都有!

欢迎来到口袋情报社,我是Gerry

 

今天我们节目的话题是:


《若隐若现的币圈灰犀牛:Tether》

和我们一起聊聊关于USDT的那些事儿!







以下内容为音频文字版~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在传统金融圈,经济学家们都喜欢用各种动物来形容经济学现象,于是:


血本无归的人多了就有了牛和熊、折戟沉沙故事多了就有了华尔街的狼和高位接盘的羊、无妄之灾多了就有了“黑天鹅”。


在这么多的经济学动物中,我们唯一没有见过的一种动物叫“灰犀牛”,与“黑天鹅”那种不期而至的风险不同,“灰犀牛”是指早有征兆,但在当时却不被重视的巨大风险,如同我们忽略了一只正冲向我们的灰犀牛。

 

当灰犀牛到来时,它往往以“黑天鹅”的姿态出现,正印了那句话,黑天鹅事件本质上都曾经是灰犀牛,比如,全球变暖、流行疾病、房地产泡沫、金融危机等等,虽然我们看到了一系列的警示信号,却因为种种原因忽视或者不愿面对,直至危机出现。


图片来源:pixabay


反观币圈链圈时,你会发现灰犀牛居然普遍存在于区块链行业的多个环节:比如算力博弈、51%攻击、交易所资产安全、平台扎针、项目跑路等等,而最大的那只灰犀牛正若隐若现的徘徊于我们周围,它的名字叫“Tether”。

 
我们先从稳定币聊起,稳定币诞生于加密资产的流转中,可以理解为“可维持稳定价格的加密资产”:


稳定币的发行方将其价值与法定货币、黄金、或者其他实物资产进行锚定,成为加密货币世界中的交易桥梁,同时也让虚拟的稳定币,具备了一定的现实世界价值。


因为同时满足了“价值稳定”、“开放性和全球性”(也就是谁都可以在任何时间交易)、“传输速度快且便宜安全”、“一定的可编程性”等需求,稳定币成为近年来区块链行业中增长最为迅速的产业。

Tether,也就是我们常用的USDT,是加密货币市场最大的稳定币项目,虽然现在很多新发行的稳定币都在通过增加资产属性、去中心的技术背书等多种方式争取市场,但是,USDT依然通过其简单有效的发行方式牢牢占据稳定币市场中超过90%的份额。所以在一定程度上,USDT的发展代表了稳定币的未来发展方向,同时也预演着稳定币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
 
USDT简单说是基于美元的稳定币。Tether每发行1枚USDT,其储备中都将新增1美元或其他现实资产,USDT和美元1:1兑换。


而Tether就通过这样的机制稳定USDT与法币的价值一致性。于是大量的圈内用户都将USDT作为主要储值手段,同时也以此抵御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波动。


但是,由于缺乏一个成熟的第三方监管审计体系,Tether的中心化运作也饱受诟病。


2019年,纽约州检方就曾起诉Tehter的储备池资金被其兄弟公司Bitfinex交易所挪用。


之后没几个月更被提起集体诉讼,指控Tehter“发行了大量无资本支持的USDT来操纵加密货币市场价格”。 


而Tether则悄悄修改了发行规则,由美元100%储备修改成 ”相应的资产储备”,不再是1:1的锚定美元。
 
面对各种质疑及指控,却依然没有影响Tehter对“铸币”的热情,其目前总市值已经超过87亿,仅次于比特币和以太坊,这个数字在2017年年中仅为1亿,也就说3年间USDT通过“铸币”增发87倍,而近两个月来USDT的增发也愈加频繁,这87亿USDT中,50亿居然是今年3月后增发的,这印钞票的速度真是深得美联储的真传,如此密集增发也带来了更大的疑问:


市场上真的需要这么多钱吗?



USDT成为主要的交易中介手段,其实和2017年的ICO狂潮和94有很大关系,在94后到2018年年初这段时间,USDT增发超过5倍。


根据coinmarketcap的数据,整个2017年,USDT从1000万的市值直接增发到12亿,整整120倍的涨幅。虽然这个时期增发量巨大,确实也对应需求的大幅上涨。但在之后长达两年的熊市中,在交易量和市场活跃度都双双下降的前提下,Tether蛰伏了几个月后就继续开始变本加厉的增发就实在有些让人看不懂了。

曾经有公司做过短期追踪,发现增发的USDT有8成流入了加密货币的某两个主流交易所(注意是短期追踪),2018年也曾有分析报告指出(《The Tether Report》)每次USDT增发后的两小时内,BTC暴涨几率中约为48.8%,而这段时间只占到比特币总交易时间的不到3%。


CMC,2017年年初USDT市值不到千万


所以,除了解决交易流动性问题外,Tether增发,难道真的是为了操纵市场?如果只关注二级市场,答案一定是肯定的。


但是,如果从企业的业务发展角度上看,也许USDT的增发代表着Tether更大的野心。就在加密数字货币走熊的这两年间,USDT已然“出圈”。对,就是走出加密货币市场,真正成为一种支付手段。
 
目前已经有很多跨境电商以及出海游戏选择用USDT稳定币支付,同时,在一些菠菜平台及成人网站也全面支持USDT支付。就在Facebook的Libra还在质疑声中不断被回炉重造时。


Tether已然偷偷进村。


口袋情报社



所以,USDT是只若隐若现的灰犀牛,虽然它可能因为频繁增发、信息不透明、没有足够的现金/资产支撑、挤兑风险、被美帝政府嫌弃等诸多问题暴雷,但其极大的市场份额和影响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在蚕食比特币关于“电子现金”的共识,而在DeFi金融等的加持下,未来稳定币市值超过比特币已是必然,只是到那个时候,USDT是否还能独占稳定币市场的第一把交椅呢。


最后,送大家一句话什么用都没有,但是听起来很有道理的话:


牛市里隐藏着熊市的阴影,

熊市里未见得不会有牛市的契机,

灰犀牛始终在游走,

黑天鹅随时准备不期而至。

赚金融市场的钱,

稳字当先,先苟再稳!


-End-

推荐阅读:

口袋情报社,正在口袋云课堂更新哟~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CoinBI Media

深度调查:危险的USDT丨链得得独家

区块链得得
一区一块链世界,春风得得为谁来。

链得得APP独家深度调查,Tether“操纵市场”风波真相,涉嫌严重超发的USDT会轰然倒塌吗?


USDT出现以来,作为数字货币稳定价值和交易货币的功用,令其交易额长期处于全球逾千种数字加密货币交易量的最前端,对数字货币市场的影响力显著且深远。与此同时,作为一个去中心化,节点高度自治的市场信仰中,中心化发行的USDT及其发行公司Tether,始终存在于各色争议当中。

USDT疯狂增发到底为了什么,1:1对应的美元账户在哪里,如何被审计?USDT持有用户是否能兑换出相应面值的美元?Bitfinex和Tether是什么关系,是否真如爆料内容一样是推动比特币阶段疯涨的幕后黑手?

这些关键的问题都等待解答。

2月8日,Medium上一位名为Bitfinex’ed的爆料人发表了Tether和Bitfinex高管的公开录音,把身陷“超发”和“操纵市场”风波的Tether再次拉回舆论视线。链得得App研究团队随后展开了一系列调查。

链得得APP获取并编译的爆料人公开录音显示:Bitfinex和Tether的高管Phil Poter在谈话中表示:“我们之前和银行也出过一些问题,但都能够找到方法去解决,例如注册新的公司账户或者转到空壳公司。在比特币行业大家都会有各种技巧来达到目的。由于六个月前爆发的兆丰国际银行的丑闻,这次我们不能用以往的方法来处理。台湾现在在严格地审查境外金融流程。”

USDT(泰达币)是Tether公司发行的数字货币,尽管USDT也是数字货币的一种,但是与比特币这种去中心化都数字相比又有极大的不同。USDT号称严格按照“美元本位”的理念发行,每发出一个USDT,都会有一美元储存在银行账户中,这极大的确保了USDT的稳定性,币值会围绕着美元的价格上下浮动。

随着全球范围内对数字货币交易政策的监管越来越严格,多国政府已经严禁交易所内使用法币进行数字货币的交换。在这种情况下,几乎等同于美元的USDT成为了进入币市的入场券,如果想要购买数字货币,可以先购买一定数量的USDT,等待合适时机抄底,用USDT购买数字货币;同样,抛售数字货币时先把数字货币换成USDT,再提现变成相应的法币。

这种操作模式下,比单独用法币购买数字货币更为稳妥,而Tether和USDT也成为了链接传统银行和数字货币世界的重要一环。

根据Coinmarketcap.com数据显示,市场上流通的USDT数量共有22.23亿个,目前价格为1美元,也就是说Tether共发行了价值22.23亿美元的USDT。如果按照Tether的合法操作模式,其账户中应至少有22亿美元的存款以对应等值发行的USDT。

这就回到了最开始提到的超发问题,面对公众、用户、以及监管机构的质疑,Tether目前并未通过公开渠道提供证据来证明这笔储备金的存在。

据链得得APP调查了解,作为入场“币市”的通行证,USDT目前活跃在各大交易平台上,看似背靠美元的加持,实质上并没有人清楚每个USDT对应的美元都在哪里。

Tether账户上真的有那么多钱吗?

由会计师事务所Friedman LLP公司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9月15日,Tether以及Tether相关公司的银行账户共有4.43亿美元以及1590欧元(约1970美元)。根据Coinmarketcap.com数据,2017年9月15日USDT在市场上流通的发行总数所对应的美元价值共计4.22亿美元。

如果Friedman公司出具的审计报告准确的话,9月15日,Tether账户的资产与USDT发行的数量是吻合的。但值得注意的是,报告中的银行名称和相关公司名字并未披露。

会计师事务所Friedman LLP公司审计报告(2017年9月15日)

经链得得APP调查发现,上图报告中的两个Tehter公司钱包地址从2016年至今一直在进行巨额USDT的交易,并且在2017年11月26日之后,又出现了一个新的交易USDT钱包地址:1NTMakcgVwQpMdGxRQnFKyb3G1FAJysSfz。为方便描述,我们把报告中的两个钱包地址分别以A和B来表示,由链得得APP新发现的钱包地址用C来表示。

A钱包:

3BbDtxBSjgfTRxaBUgR2JACWRukLKtZdiQ

B钱包:

3MbYQMMmSkC3AgWkj9FMo5LsPTW1zBTwXL

C钱包:

1NTMakcgVwQpMdGxRQnFKyb3G1FAJysSfz

链得得APP梳理了B钱包自2016年6月14日至今发行的USDT数量,共计22.360484亿个USDT,与目前市面上USDT的数量相当。

2016年6月14日-2017年9月15日,B钱包共转入A钱包4.31亿个USDT,这个数字和9月15日Tether的审计报告是吻合的。据目前可供追溯的源头来看,B钱包是Tether平台发行USDT的最初钱包,包括增发的USDT大多来源于此。

2016年6月14日-2017年11月17日,B钱包共转入A钱包6.610484亿个USDT。

2017年11月26日,C钱包被创建,自此之后,B钱包便停止了向A钱包中转入USDT,转而将接下来的USDT通过C钱包转出。从2017年11月26日至今,B钱包通过C钱包共转出15.75亿个USDT。

目前A钱包USDT的数量为零,其最后两笔交易是在2017年12月19日,分别转出了32642.27137935个USDT和166.55个EURT至C账户,C账户目前USDT余额为960153.48。也就是说在继钱包B与A之后,目前发行USDT的官方活跃主钱包是C。市面上此刻所有发行的USDT都由这个钱包里的USDT对外交易划拨而出。

2017年9月15日 USDT市值(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com)

根据USDT市值数据显示,自2017年9月15日之前,USDT市值(等同于总发行额)稳定保持在4.22亿美元附近。时间往前倒推5个月,在2017年4月份,Tether在台湾的银行业务终止,所有接入Tether的国际转账被台湾的银行拒绝,同时根据市值数据来看,USDT第一次大规模的增发也是从2017年4、5月的时候开始。

在2017年9月15日审计报告发布后,USDT在接下来的一个半月之内暂停增发,从2017年10月28日开始,又开始几乎疯狂的增发USDT。按照Tether的说法,每发行一个USDT代表一美元储备,USDT的数量从9月15日的4.22亿一路狂飙,截至2018年2月21日,据链得得App统计,市场上流通的USDT共有22.19亿个,也就意味着Tether的账户中需要有22.19亿美元的储备。如此大规模增发的背后,Tether公司目前并没有相关的证据证明账户的存款数额和相应的变动情况。

2018年2月21日 USDT市值(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com)

换句话说,从2017年9月的4亿美元市值,到2018年2月的22亿美元市值。在不到五个月的时间内,要满足增发后等额USDT背后支撑的美元数量,Tether必须多储备18亿美元。这种规模的现金储备量是否能完成?这点我们不得而知。

2018年1月,Tether的前审计公司Friedman LLP已经宣布停止合作,目前没有审计公司表示正对Tether财务情况进行审计服务。其也至今没有再公开过应公开数据。

Tether在承担了如此大的公众流通数字资产信誉背书责任下,却没有审计,也迟迟不公开最新的储备信息和发行信息,这显然不是在一个去中心化、强调过程和操作透明的市场中应有的可靠形象。

Bitfinex 和Tether的裙带利益关系调查

在操纵比特币价格的质疑中,Bitfinex和Tether之间的裙带利益关系最为受关注。

2015年2月USDT发布时,比特币期货交易量最大交易平台bitfinex宣布支持USDT交易。随后竞争币交易平台Poloniex交易所也支持USDT。USDT的发行和交易使用的是Omni(原Mastercoin)协议,而Omni币可以说是市面上的第一个基于比特币区块链的2.0币种。所以USDT的交易确认等参数是与比特币一致的。根据Tether的CTO及联合创始人Craig Sellars 称,用户可以通过SWIFT电汇美元至Tether公司提供的银行帐户,或通过Bitfinex交易所换取USDT。

根据链得得2月21日全球数币交易量24小时排行榜Top30交易所数据显示,Bitfinex以95.84亿人民币交易量位于第四位。这家当前全球最大数字货币交易所之一的Bitfinex和Tether存在高度人事关联。

根据Bloomberg提供的海外数据查询,2012年在维京群岛注册的一家名为iFinex Inc.的公司,CEO为Mr. Jean-Louis van der Velde。这家iFinex Inc.公司目前运营着Bitfinex的业务,并显Bitfinex公司成立于香港,地址是1308 Bank of American Tower。

在香港官方查询网站上可以看到,Bitfinex公司2013年3月8日注册在香港,注册地址也同为1308 Bank of American Tower。但在2014年4月29日,Bitfinex公司更名为Renrenbee。 而Renrenbee公司的官网显示,这是一家FinTech公司,目前正在开发并未投入运营。

而Tether也在香港有注册公司,公司董事也是这位Van Der Velde先生。

综合公开信息发现,Bitfinex和Tether的CEO、CFO、以及首席战略官等核心人物都高度一致。所以,准确地说Bitfinex和Tether几乎是同一批人掌握的公司。

解构这两家公司的权力关系后,回头来看Tether利用增发协同Bitfinex操纵比特币价格的质疑在数据追踪上是否有体现。

今年一月,在一份匿名报告中显示,根据记录,48.8%的比特币价格上涨与USDT的增发事件有关,在已记录的91起USDT增发中,新的USDT转移到Bitfinex的钱包两小时内,比特币的价格开始上涨。


Tether 分析报告 该作者预测如果USDT和Bitfinex存在可疑行为的话,BTC的价格将会下跌30%-80%。这一预测是准确的,在2月初,比特币的价格一路跌至6400美元。

理论上讲,USDT是独立于比特币市场发行且与美元挂钩的数字货币,若无人为操纵,增发等价美元的USDT并不会驱使比特币市场的涨跌。要证明USDT的增发是否操纵了比特币价格的上涨,首先要确定USDT是什么时候增发的,以及增发之后比特币市场发生了哪些变化。

在链得得APP获得的这份匿名报告中,作者使用了Kolmogorov-Smirnov test(柯尔莫诺夫-斯米尔诺夫检验)方法来分析变量是否符合某种分布,并对USDT增发和比特币价格变动之间有无显著差异进行了比较。p值越趋近于0,表示二者的关联度越低,p值越趋近于1,则表示而这关联度越高。若p值大于0.05则认为是有显著性差异。通过USDT增发前后比特币价格数据进行对比,可以明显看到,在USDT增发前数小时,这一比率是非常平稳的,但是在USDT增发后数小时内,比特币的与USDT的相关性明显上升。报告的验证结果也表示USDT增发和比特币上涨存在关联。

Tether报告分析数据

如果说这些分析模型难以理解,可以通过下图直观的看出,比特币的价格和USDT发行量的关系(黑线代表比特币价格,红色面积代表USDT发行量)。从2017年4月起到2017年12月底,USDT疯狂增发的同时,比特币也在疯狂的上涨。

“这已经越来越令人担忧了。”旗下拥有几个虚拟货币对冲基金的Pantera Capital联合首席投资官Joey Krug说,“这意味着大量从去年12月到今年1月份发行的USDT可能都不是真的。”

如果Tether发行的每一个USDT都有相应的美元在背后作为支撑,那么这种巨大的涨幅可以视为在数字货币疯狂上涨的阶段,市场对作为交易媒介的USDT相应需求的增加。

但如果这些USDT是没有相应美元资产支撑而凭空创造出来的,Tether疯狂超发十几亿美元USDT,则不需要任何成本,通过释放这些USDT给众多投资者,转用投资人购置USDT的资金,用这些钱或直接用增发的USDT大量买入比特币等数字货币资产,迅速推动对应数字货币市场的流动性,拉高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价格,寻找合适的机会高位出货。

在这个过程中,Tether利用Bitfinex来进行大规模的比特币和其余数字货币的交易,在增发USDT推动数字货币价格变动之后寻求溢价。

正如同Tether最初推出USDT承诺储备对应等值美元资产以保证币价稳定的那样,如今其最大的信任危机仍停留在其美元账户资产和USDT发行数量无法提供实时透明信息的环节之上。

储备等值美元的Tether神秘账户今安在?

2月20日,根据链得得APP报道,荷兰三大银行之一的荷兰国际集团ING确认Bitfinex在该银行有账户,并愿意服务这家公司。

ING发言人Harold Reusken也证实Bitfinex和Tether的确在ING有账户,但是ING没有提供Bitfinex账户的其他信息。自从去年4月台湾的银行以及富国银行切断和Tether的业务往来之后,Tether存放超过22亿美元的神秘银行账户去了哪里一直是个谜。如今关联公司Bitfinex被爆出在荷兰的账户,Tether的神秘账户是否也与ING相关,引人遐想。

面对步步紧逼的舆论追踪,ING银行近期公开表示“客户不能在ING购买或出售比特币,但我们不会拒绝在交易所进行加密交易的客户(例如通过iDEAL)。如果有迹象表明客户可能犯洗钱罪,欺诈或任何其他原因不以诚信行事,ING将会冻结客户的账号并终止银行关系。”

据彭博社消息,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CFTC)在2017年12月6日向Bitfinex和Tether发出传票。在一份两家公司官方回应的电子邮件声明中,Bitfinex和Tetherx的态度是,“我们不对任何此类要求发表评论”。同时,监管的另一方CFTC发言人也拒绝就有关数字货币业务的问题发表评论。至于为什么CFTC向Bitfinex和Tether发出传票,几乎没有公开的信息。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币圈资深人士告诉链得得APP,其实在近两个月前就已经接到消息,USDT将会出问题。因此该人士和其周边数字货币资深投资人都已迅速清空自己的USDT资产,并不再以USDT作为媒介来交易其余数字货币。尽管USDT这样中心化的数字交易货币始终存在超发、滥发、流通和价值背书不透明等种种问题,它却依然成为眼下除比特币、以太坊之外交易量最大的数字货币,且持续影响着数字货币市场的价格波动。

“即便USDT倒了,我相信迅速就会有新的替代者进场接班。据我所知,现在着手在做USDT这样事的团队就有好几家,国内国外都有。”该人士向链得得APP表示。本文独家首发链得得App,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链得得祝大家春节快乐,狗年旺旺旺!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链得得APP」,最极速、权威、深度的区块链财经媒体。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链得得